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自從有一次打掃家裏,從媽媽的床下掃出一隻電動陽具及一本裸照相片本後,心中就一直存疑是否媽媽對爸爸不忠,尤其當爸爸出國時,媽媽晚上常獨自一人外出,有好幾次我在電動陽具上做記號,第二天發覺被移動過,也常看見丟棄的電池,那本裸照更離譜,竟然擺出各種騷首弄姿的pose,在我們家的前後陽台,門口,電梯內,一樓的管理員櫃台,甚至一樓的大門口前,白天晚上都有,一看就知道是有人幫她拍照,大門口的都是晚上,可能是三更半夜拍的,我內心非常火大,但卻不知如何找出答案。

家中如有訪客來,其中有男性時,我媽媽通常都會聊到她跳韻律舞的情形,如果聊得高興,我媽媽都會借口要教同行的女性訪客跳舞,然後換上韻律衣出來跳給訪客們看,她的韻律衣雖然都是保守型,但豐滿的身材常讓賓客們留下深刻的印象,其中有些男賓客會想盡辦法單獨再來,但總有我與我爸爸在家而無法得逞。

由于我知道我媽媽常用電動陽具滿足自己,因此我開始有些邪惡的想法,但都不敢去做,直到我當兵去爲止。我在台南戰鬥部隊服役,由于都是長時間在出操上課,或對抗演習,一兩周才放個一天假,因此部隊同袍一到假日幾乎都去找女人,有女朋友的就找女朋友,沒女朋友的就找雞,有錢的找年輕的,沒錢的找阿嬷級的。

我的班長叫黃振國,孔武有力,性喜漁色,在我眼中幾乎是永遠充滿精力,演習時可以三天不睡覺,女人一次可以一對二,他另一個死黨張永謂,綽號刺猬,全身長滿了毛,簡直就是山頂洞人再世,他們兩個常在假日一起去賓館,叫一個小姐包場一天,不但省錢也刺激。黃張兩人有性虐待傾向,每次都把小姐整得死去活來,有時我也會加入戰局,故意越讓小姐痛苦,我們越高興,有時錢不夠,就會包年紀大一點的來玩,不要看那些年紀大的經驗多,我們三個一出手,不死也要半條命,我對于年紀越大的,出手越狠,大概是對于媽媽那本裸照的恨意難消吧。

有一次一個50幾歲的太太跑來兼差,就被我們玩到陰道受傷,乳房瘀青,嘴唇被咬破,我在幹她時順便用拐子打她肚子幾下,結果完事後她無法行走,送醫去了,聽說後來上了報,她老公一氣之下與她離婚,真是活該犯賤。

我跟班長他們兩個交情一級棒,常常幫他們打點一些事,晚上張羅酒菜啦等等,因此在假日我也常跟他們出去,再一起回部隊,順便討論戰果,他們曾問我爲何對老女人出手那麽重,我把我媽媽的電動陽具與裸照相片之事也都告訴他們,他們說有機會的話會幫我查清楚的。有一次師對抗,我們的單位不但勝了,而且大勝,師長高興之餘,下令戰鬥單位放三天榮譽假,由于此事突然,因此大家一時間都不知道要去哪裏,黃班長與張班長照例又把我排在跟他們一起第一梯放假,就在吃完早餐後,就宣布休三天,我跟他們兩個到了台南車站徘徊,他們問我去哪,我說我除了回家根本沒地方去,他們兩個也想破頭,他們想玩,但三天卻太長。

突然間我想到我老爸說他這禮拜去日本,家裏有空房,于是我就跟他們說要不要來台北,到我家住兩天,他們兩個一聽大喜,說台北他們好久沒去了,到台北玩台北雞也不錯,于是我們就立即買了最近一班的自強號往台北出發了,我心中也開始有了異樣的想法,在火車的途中,我提出想辦法來打聽出媽媽那些裸照的事,兩個班長也欣然同意。

過了四個小時到了台北,我們搭出租車回我家,車上跟運將談台北的雞事,遇到了一個同道,不過他是玩寶鬥裏的,那種貨色我的班長們可是一點都沒念頭,我家在一棟七層樓的公寓5樓,我們搭電梯上樓,電梯門才開,就聽到振耳欲隆的音樂聲,我猜應該是我媽在跳韻律舞。

她約45歲,身材豐滿,有著中年女子特有的渾圓氣質,酷愛媽媽韻律舞,常到處與其它韻律媽媽們上電視做示範表演,偶爾替一些公益團體表演韻律操,我身上帶有鑰匙,我不想打斷她跳韻律舞,更想讓她的身材挑逗兩位班長,因此我就用身上鑰匙把鐵門悄悄給打開。門一推開,眼前的景象讓我腎上線素激增,我兩個班長都暗自「哇」

的一聲,就像是饑餓的狼群從暗處看見一隻毫不知情的美麗的肥羊在面前舞動著身軀,由于音樂聲很大,鐵門的開門聲幾乎聽不見,隻見我媽媽身穿黑色的蕾絲丁字內褲與半罩杯的奶罩,隨著韻律音樂鼓聲扭動的腰部。她背對著我們,面對著電視機,絲毫沒有察覺我們三個人在後面看著她跳舞,渾厚的屁股起碼有40寸,丁字內褲早已隨著強烈的舞動縮進股間,兩大片肥嫩的肉團上下左右的振動,使我當場血脈噴張,肉棍頂住了褲頂,我側眼瞄了一下黃班長,隻見他滿眼血絲,口部微張的看著,看呆了,張班長也搖著頭,看得出來是贊歎我媽的身材。就這樣我忍了約30秒,我清了一下喉嚨,喊了一聲:「媽,我回來了。」

隻見我媽媽突然「啊」

的失神叫了一聲,身體已經轉過來面對我們,在清秀的臉旁底下,豐滿的36寸乳房幾乎大部份露在奶罩外面,呈現在我們眼前,除了乳頭沒有露出來以外,蕾絲內褲的上面有著一小塊稀疏的毛。她張大著嘴,右手伸出把電視關掉後,立即的一手遮著下部,一手遮著胸部的跑回她的房間去,黃班長也清了一下喉嚨說:「這是你媽媽嗎?」

我說:「是,不好意思,讓你們見笑了。」

黃班長與張班長都說不會,叫我免歹勢,此時我偷瞄了一下他們的褲裆,發覺都膨脹的滿,我心中也有數了。我請他們先坐著喝茶後,我便進去我媽媽房間,聽到她正在浴室洗澡,我隔著門問她中午會不會出去,她說不會,並問我說我朋友是否馬上會走,她不好意思出來見他們,我跟她說他們要住兩天才會跟我回去,隻見我媽不答話,我就再敲門問她是否不歡迎他們,她聲音顫抖的說了一聲:「不是啦,沒事,我等會洗完就出來。」

我會到客廳,看到黃張兩人一見到我就立即交換眼神並停止談話,我也不以爲意,跟他們說我媽媽在洗澡,她歡迎你們來我家住,等一下她洗好澡就會出來,我們一起泡個茶,晚上再一起吃飯,他們兩個也隨口應付了一聲:「好呀。」

于是我就在客廳與班長們聊一些軍中之事,大約過了半小時,我聽見我媽媽開房門走出來的聲音,我們一起擡頭往她望去,隻見她把原來散亂的頭發綁了一個小馬尾,穿著一件短裁旗袍走了出來,宛若一名貴婦人,與剛才的肉香四溢情景完全不同,她飽滿的身材從這件緊身旗袍可以約見大略,豐滿的胸部擠的繩扣都撐的緊緊的,緊繃的臀部則讓觀者一覽無遺,走路時因旗袍開高衩,可以望見雪白的大腿。

從她走過來到坐下,我與班長們的眼睛都沒有離開過她的胸部與臀部,她坐在我旁邊,面對著兩位班長,由于我家沙發是後傾型的軟皮座墊,坐下後必須將腿翹在一起才可以避免春光外洩,我看著她坐了下來,並順勢翹起二郎腿,就在翹起腿的霎那,我看見兩個班長的眼睛都直盯著我媽的兩腿深處。坐定後,我看見我媽媽左大腿幾乎露了三分之二在旗袍外面,沒有穿絲襪,青色的靜脈在粉紅色的腿肉上隱約可見,我看得兩眼發麻,直到我媽問了一句:「阿豪,他們兩位是……」

阿豪是我的小名,我馬上回神的看著我媽,並介紹黃班長與張班長給她認識,並直誇在軍中都是他們兩位在罩我,才讓我當兵不會覺得恐怖,我媽媽聽了以後,本來講話很緊張的語調也因此而逐漸緩和,並和兩位班長越聊越高興。這中間我一直在幫忙泡茶與準備零食,由于大家相談甚歡,于是下午的尴尬也就隨之散去,到了傍晚,我們一起去吃了一頓飯店的豐盛西式自助餐,其中黃班長與張班長對于生蚝特別種愛,兩個人各吃了十幾顆,我心理很清楚他們想幹什麽,我跟我媽媽說他們在台南也一天到晚吃這種東西,聽說對身體很補,隻見媽媽笑了笑,並說你也去吃幾隻補一補,我與班長們聽了都哈哈大笑。我說:「他們才需要補,他們一天到晚在玩遊戲,我可沒有。」

隻見媽媽很嬌羞的的笑著把頭轉開,不敢直視兩位班長。回到家後,我把我的臥室清理幹淨,並把地上再鋪了一床棉被,準備給兩位班長睡覺用,我則打算睡客廳沙發,黃班長提議喝酒,要不然睡不著,我說好呀,于是就把爸爸平常放在酒櫃中的白蘭地拿出來,在客廳茶幾上擺開,大家邊喝邊聊,我媽媽也坐下來與我們聊天,因她穿著旗袍,不是裸露著左大腿就是要裸露著右大腿,黃班長與張班長兩人看得眼福飽飽。由于酒興濃厚,大家談得很高興,黃班長與張班長輪番像我媽敬酒,也設計我敬了我媽媽好幾次,平常不喝酒的她,整個臉醉得紅紅的,還好是十一月天,天氣剛好不熱不冷,沒開冷氣,但酒過三巡後,大家就覺得熱起來了。

黃班長膽子很大,先聲明他要打赤膊,于是我們三個人眼光一齊望著我媽媽,我媽媽很腼腆的點點頭,黃班長就咻的一聲將他的t恤給脫了下來,隻見他古銅色的皮膚,壯碩的胸膛,任何女人見了大概也都想要靠上去臉貼著過過瘾,我媽媽看得臉色飛紅,急忙借口說去洗手間起身而去。就在這時,我發現她喝了不少酒的她,起身的動作有點慢,而且是攙著沙發扶手才能站起來,當她翹著腿分開時,到她站起來,大約有幾秒鍾,黃班長與張班長兩個人可以直接看到我媽媽大腿深處的內褲,我媽媽似乎也無法收起微張的大腿,大概是不勝酒力,我心中大喜,趕緊扶著她進去房間內。進到房間,媽媽坐在床上,叫我打開衣櫃替她拿運動衣,她說穿旗袍包太緊,身體不舒服,我在想是酒力發做,乳房漲大,因此不舒服,于是我告訴媽媽說運動服也是緊身的,一樣不舒服,換睡衣好了,媽媽說:「也好吧,你拿那件黑色長睡衣給我。」

就在我拿的同時,我發現了一件粉紅色的性感內衣壓在長睡衣之下,我趕緊摸了一下衣質,不但薄而且透明,于是我內心立即激起一陣莫名的高潮,我拿起了這件粉紅透明內衣,並抓了一件短浴袍給媽媽,媽媽看了嚇一跳說:「你怎麽拿這件給我?」

我笑了笑撒嬌說:「我沒見過你穿這件,穿穿看嘛。」

她好氣又好笑的說:「好啦,真受不了你。」

我心想:酒的力量真的是無遠弗界。她叫我先出去,她上個廁所就來,我就先出來與兩個班長喝酒,這時兩個班長已喝了不少,長褲也脫了,都隻穿著三角內褲,巨大的肉棒頂著褲子簡直要跳出來,張班長毛茸茸的身體也是我平生僅見,他們兩個一見到我就問:「你媽媽呢?」

我回說去睡了,這兩個人一起「唉」

了一聲,好失望的語氣,我笑著說:「騙你們的啦,她在更衣,等一下出來陪我們喝酒。」

兩個人立即精神抖擻的又喝了一杯。我便立即又敬他們酒,心中竊喜,我多年來的夢想就要成真了。我告訴兩位班長:「因爲她是我媽媽,請你們手下留情,並請你們先逼問她實情再玩她。」

他們兩個都點頭說:「阿豪,這種事交給我們。」

我說我要假裝喝醉,免得媽媽下不了台,于是我就回到媽媽的房間。這時媽剛好更衣出來,浴袍把全身包得緊緊的,我一看見就借酒裝瘋的摟住媽媽說:「小紅,我醉了,你陪我洗澡好不好?」

媽媽馬上把我推開說:「死孩子,你喝醉了不認得親娘了嗎?」

在這同時,我已經把媽的浴袍拉開了一些,我繼續裝酒瘋喊道:「小紅,你少假裝我媽媽騙我。」

並再度摟著媽媽,一隻手揉著她的臀部,媽媽使盡力氣把我推開,喊道:「誰是小紅,我是你媽呀!」

這時我瞥見媽的浴袍繩結已經松了,裏面穿著就是那件透明內衣,沒戴奶罩,乳房在推開我時從浴袍開口清晰可見,我見機不可失,立即拉著媽媽出房間,一手按著她的右手,一手摟住她的腰說:「那我們去問兩個班長看看,你是小紅還是我媽?」

由于我力量大,媽根本動彈不得,沒幾步就到了客廳,我就把媽媽推到張班長的懷中說:「班長,這女人說她不是小紅,請問如何處置?」

隻見我媽媽整個浴袍被我這麽一推整個敞開,兩顆36寸的巨乳立時騰現,整個陰部也完全展現在透明睡衣下,我媽媽喊到:「唉吆你這死阿豪,你喝醉了,還不進去睡覺。」

我就假裝搖搖晃晃的邊走邊撞的往房間去,然後「噗通」

一聲,我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趴在餐桌上裝醉了睡覺。這時我聽到張班長贊美的說:「伯母,你的身材真好。」

媽媽掙紮著想站起來,無奈卻被張班長孔武有力的雙手環抱著,此時聽到媽媽顫抖的聲音說道:「張班長,你要幹什麽?」

隻聽張班長嘿嘿一笑,對著媽媽說:「伯母,你想現在我們能幹什麽……」

媽媽說:「不行,阿豪在客廳呀。」

黃班長接腔說:「沒關系啦,你兒子醉倒了,依我們的認識他明天中午前起不來的,伯母你就別在意了。」

隻聽媽媽答了一聲:「嗯。」

我內心怒火立起,心想:這個淫女人,也好,今天晚上一定要有個答案出來。就輕輕的把眼睛轉過來偷瞄媽媽與兩位班長。媽媽與他們再度互相幹杯喝酒,由于我已裝醉,媽媽解除了心防,張班長把媽媽扶起坐正,並要求媽媽脫光衣服陪他們喝酒,媽媽竟然很熟練的站起來把浴袍跟透明內衣給脫了,並拿著椅墊放地上,跪在上面幫他們倒酒,天呀,一個我心中認定的良家婦女竟然乖乖的自己脫光衣物,跪在兩個玩遍台南洛翅仔的殺手之前斟酒,這不是我在台南酒廊裏面的脫衣陪酒小姐的翻版嗎?隻見兩位班長眼睛忘著媽媽渾厚的乳房直瞪,媽媽熟練的倒酒與敬酒,拿衛生紙幫兩位班長拭汗,兩位班長邊喝邊揉著媽媽全身,時而聽見「唉吆唉吆」

的淫叫聲,我猜應該是他們開始用指頭功在摳媽媽的洞穴了。媽媽眼睛也不時的偷瞄兩位班長的褲裆膨脹的肉棒,他們的目光也貪婪的掃過我媽媽每一寸皮膚,這時黃班長站起來把內褲脫掉,一根巨型肉棒彈跳而出,張班長也站起來把內褲脫了,不但巨型,而且毛茸茸的,媽媽看得興奮異常,直說:「哇,真的是棒!」

說著就伸出手要去握張班長的毛巨棒,但張班長突然把媽的手推開說:「伯母,有些東西給你看一下。」

隨即拿出藏在媽床下的電動陽具與裸照相片本,媽叫了一聲:「你……怎麽會……」

黃班長怒道:「住口,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爲。」

媽媽羞愧的低頭不語,黃班長叫媽起立站好,他要問她事情,媽媽剛開始會亂動,但黃班長很有一套,怒喊了聲:「叫你不要動聽見沒有?」

媽媽就不敢動了,張班長說:「用爬的過來。」

媽媽看著黃班長,他跟她說:「最好照著做啦,不然張班長會修理人的。」

媽媽緊張的趴在地上爬行過去,這時我看見黃班長嘴角抿著笑意,看著媽媽巨大的奶子隨著爬行而晃動,當媽媽爬到張班長跟前擡起頭時,一根巨大的肉棒彈到她臉上,兩人哈哈大笑,張班長說:「沒想到阿豪的媽媽這麽淫,還跑到大門口拍裸照,真是人不可貌像。」

張班長頭一轉,一手握住媽媽的右乳,說了聲:「你還不吸呀,等著皮癢嗎?」

媽媽一聽,就舉起張班長的陽具吸允,吸了幾口,張班長「吆」

的喊了一聲,緊接著一巴掌就打出去,怒道:「臭女人,叫你吹喇叭,你含著龜頭幹嘛!」

媽媽被打得滾了一圈到黃班長旁邊,黃班長已脫下內褲,兩手抓起媽媽的頭,把巨型陽具一挺,直插入口,隻見媽媽張大了嘴,簡直無法呼吸,眼淚順著臉頰流到黃班長的陽具上去,黃班長邊把媽媽的頭前後送往,邊說道:「伯母,你最好不要再流眼淚,不然我叫你全身的水流光,讓你以後哭不出來,現在,開始給我笑。」

媽媽隻有破涕爲笑,表情古怪,又是驚嚇,又是被摳弄得高潮,此時,張班長像揉面團一樣的揉的媽媽的雙乳,問她說:「告訴我,除了你老公以外,還有誰揉過你的奶子?」

媽媽驚恐的搖搖頭,又挨了一巴掌,張班長把毛巨棒往媽媽的陰戶一插,「滋」

的一聲,媽媽嘴巴被黃班長的巨棒塞滿,無法喊聲,又痛又爽的表情表現出來,隨著張班長的毛巨棒抽插,「滋滋」

聲不停,此時黃班長從媽的嘴中抽出陽具,揪著她的頭發問道:「說,哪一個人上過你?」

媽媽沒答,「啪」

的一聲,媽的巨乳受到一擊,沒幾秒鍾立即一個手印出現,她痛苦的哀求說:「別再打了,我說就是了。」

于是她說是因爲有一次管理員來收管理費,她全裸躺在客廳睡覺,門沒有關好,管理員進來後就把她給強奸了,並拍了裸照,後來整棟樓的管理員每個都因此要脅她,她隻好跟每個人上床,並在三更半夜偷溜下樓在管理員寢室陪夜班的上床,並在大樓各處拍裸照,不然管理員威脅把事情曝光。黃班長聽完,看著張班長說:「都招了,明天再跟阿豪講,管理員的帳我們明天再去算,今晚大家先過過瘾頭再說。」

媽媽立即哭著說:「請兩位班長口下留人,千萬不要毀了我的形象。」

兩人哈哈大笑說:「你,淫婦,整棟樓的管理員都睡過了,還有形象嗎?」

于是媽媽跪在地上磕頭說:「請放過我,要我做什麽都可以,就是不要告訴阿豪。」

黃班長點點頭說:「伯母,你真的做什麽都可以嗎?」

媽媽立即猛點頭說絕對做到,隻要不讓我與我爸爸知道就好。黃張兩人相視而笑後,張班長說:「伯母,這可是你自己說的,那我們就不客氣了,現在,你要使出渾身解數讓我們兩個今晚沒力氣走路喔。」

隻見媽點點頭說:「好,沒問題。」

于是媽媽就被兩個班長翻來覆去的又幹又肏,黃班長把媽媽的頭前後搖了一兩百下以後,直接把精液噴在媽媽的臉上,並叫媽媽舔幹淨,此時媽媽整個人達到到高潮,雙手握著黃班長的巨棒猛舔,這時張班長把巨棒抽出媽媽的陰戶,把她翻過來趴跪在地上,將媽媽的雙股扒開,扶起肉棒,「噗」

的一聲就插了進去,媽媽整個人顫動了一下,痛苦的「唉」

了一聲,但隨即又續舔黃班長的巨棒,張班長笑著說:「這淫貨是有一套。」

我冷笑了一下,至此,我要的答案已出現,就滿意的朦胧睡去了……第二天早上我睡醒後,看見客廳空無一人,沙發與茶幾收拾的整整齊齊,好象昨晚什麽事都沒發生過,我很好奇,于是就走向媽的房間,此時我聽到媽房間的浴室內有男女笑鬧聲,我安靜的走到浴室旁,門沒關緊,從門縫中看到媽媽在幫兩人洗澡。隻見媽媽把她的奶子塗滿了肥皂泡沫,然後扶著乳房幫黃班長擦洗胸部,另外屁股也沒閑著,用同樣的方法幫張班長揉著胸部,嘴巴並與黃班長緊緊的接吻,張班長一隻手掌則蓋滿著媽媽的陰戶,用兩三根指頭猛摳,媽媽全身搖動並「哼呀哈」

的叫個不停。張班長說道:「伯母呀,你這樣風騷,害我們都不想回部隊去耶。」

媽媽回過頭說:「張班長,你不用擔心,我可以去台南找你們呀。」

說完,黃班長大笑一聲說:「好,上道的女人,來,再幫我吹一次。」

媽媽微笑的說:「是的,班長。」

于是舉起黃班長的大肉棒繼續猛舔猛吸,張班長也把他的毛棒再度插入媽媽的洞穴內,三個人在浴缸內玩得很爽快,隨著張班長抽插的次數越多越快,媽媽的頭也上下晃動得更快,隻見兩人都閉著眼睛面帶微笑的忍耐,我心想:媽的功夫真了不得,把這兩個玩女人的老鳥給治得服服貼貼的。

才想完,張班長已經受不了大吼一聲,然後整個人緊抱著媽的腰部,我看到媽的表情非常滿足,過了幾秒鍾後,張班長就癱坐在浴缸內了,他看著媽媽渾圓的屁股歎著氣說已經來了六次了,沒力了。此時媽把黃班長陽具從嘴巴抽出來,整個人跨坐在黃班長身上,兩個人一起坐在浴缸內,隻見浴缸內的水激烈的濺出,兩個人再度擁吻長達數分鍾,最後隻見黃班長兩隻手也慢慢從劇烈揉弄媽的兩個乳房變成緊緊抓著媽的背後,然後兩手就放入水中,推開媽的頭,吐了一口氣說:「伯母,我也六次了。」

我見到媽熟練的把浴缸內的栓子拔起,打開漣蓬頭,沖著兩個班長的身體,然後倒了滿手的沐浴精,先把張班長的全身擦了一遍,然後用強力水注沖幹淨後,再同樣的把黃班長洗好,然後自己再洗身體,隻見她揉著她的肥乳時說道:「兩位班長,我已經做到了你們要求的,你們一定要守信用不可以把這件事告訴我兒子或他老爸。」

兩位班長點點頭,黃班長說:「伯母,你放心,隻要你每次可以滿足我們,我們一定幫你保密。」

說完後與張班長兩人相視會心一笑,張班長說:「伯母,你兒子可能馬上會醒來,我們要快點出去客廳啰。」

媽媽說:「放心,沒問題,要進浴室前我整理客廳時,有去看他一下,睡得很沈,不會那麽快醒過來的,等一下你們想吃什麽早餐,我去幫你們煮。」

張班長說:「那就吃個火腿蛋補一補好了。」

黃班長也說好,媽說:「沒問題,小事一件。」

就在兩個班長拿著毛巾擦拭著身體時,黃班長看見了我,我眼睛馬上擠了一下頭也向我媽方向點了一下,黃班長會意我的意思,點點頭,繼續說道:「伯母,我們今天還有一些要求,等你洗完再說。」

媽愣了一下說:「不會吧!你們還能再玩嗎?」

黃班長哈哈一笑說:「當然,不過我還有比這更刺激的點子,伯母你慢慢洗,我先出去客廳,免得被你兒子抓奸。」

張班長也同黃班長一道出了浴室,我媽媽歎了口氣說:「唉,好吧,隨你們吧,反正隻要不讓我家人知道也就無所謂了,我先洗個頭,你們先出去等我吧。」

兩位班長一到客廳,馬上拉著我說:「你媽太厲害了,我們兩個整晚沒睡,被她一個人修理的很慘。」

我說:「那現在你們要去哪裏?」

黃班長說:「我要跟張班長去找三溫暖好好泡一泡,下午睡個午覺,晚上再回來與你媽大戰,你看如何?」

我點點頭說:「沒意見,但你們等一下要走前要好好整一整她。」

張班長說:「好,沒問題,你先去裝睡,等會我跟黃班長一定會幫你把她規範一下,讓你今天爽歪歪,你希望怎麽做?」

于是我嘴角泛起得意的微笑,心中浮想淫念,今天白天我一定要想辦法羞辱這個背叛爸爸的人,我說:「你們叫她今天衣服要穿得暴露,我想去哪她就要乖乖的陪我去,我希望她做啥,她都不可以拒絕,就這樣。」

張黃兩人一起點頭說:「這事交給我們,不用擔心。」

于是就跟他們兩個聊起昨晚的戰果,隻聽到兩個班長又佩服又邪淫的誇獎媽媽,雖然有揍了她幾下,但是實在舍不得打一個功夫了得的尤物,我接著說:「我也舍不得打她,畢竟她是我媽媽,但是總是要有人被打,不然我咽不下這口氣。」

兩個班長嚇了一跳看著我,我笑著說:「安啦,你們先整她,其它的事情交給我安排,今晚見。」

我愉快的走回餐桌,此時正好聽見媽媽開房門的聲音,我趕緊裝睡的趴在桌上。媽媽從房間走了出來,我聽到黃班長說道:「伯母,你已經把衣服換好了呀,我還以爲你會不穿衣服出來呢?」

張班長哈哈笑了兩聲,隻聽見媽說道:「噓,我拜托你們兩個小聲一點,不要吵醒阿豪。」

黃班長故做不小心狀說:「對對,不要吵醒阿豪,我們先談正事。」

于是三個人就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黃班長說:「伯母,我們今天兩個要去洗三溫暖,晚上才回來,因此你今天可以陪你兒子。」

媽一聽大喜,說道:「真的嗎?」

張班長點頭說:「當然是真的,阿豪回台北路上有特別交待,隻準我們晚上回來睡覺,白天不招待我們。」

說完三人一起呵呵笑,我看到媽點點頭說:「是呀,晚上回來陪我睡覺就好了。」

真是有夠淫的,我心想。黃班長說:「伯母,既然我們白天不在,我們有個要求,希望你做到。」

媽說:「要求什麽?」

黃班長說:「第一,今天要穿性感的衣服;第二,阿豪今天不管要去哪裏你都要陪他去,做得到嗎?」

隻見媽低頭想著一下,然後擡起頭問道:「多性感?」

這時黃班長接不上話,因爲他也說不出來,張班長說:「伯母,要比昨天那件旗袍還性感的衣服就對了。」

媽點點頭說:「我應該有一兩件短裙。」

此時黃班長說:「配上低胸的上衣,就應該可以。」

媽說:「有呀,我有幾件低胸的洋裝。」

此時張班長請媽進去房間換穿衣服,媽與他們兩人進一起走進了房間,我也立即委隨在後,並躲在房門外偷看,媽面對著衣櫃,他們兩個則擋在她身後,這樣媽就看不到我了,隻見媽把運動裝一脫,兩顆大奶立刻晃了幾晃,張班長情不自禁的伸手握住媽的左乳,黃班長則在旁「嘿嘿」

笑。媽臉色紅紅的低頭脫掉了運動短褲,濃密的三角黑毛地帶也吸引了大家的眼光,媽打開衣櫃,拿出了一件黑色短裙,兩腿一伸就穿上了,那件裙子大約在膝上十五公分,是一件中年婦女常用的社交短裙,黃班長眼睛瞄向了我,我搖了搖頭,黃班長說:「伯母,這件不好。」

于是媽就把短裙給脫了,又找出了一件白色的短裙,這件大概是膝上20公分,媽穿上後,轉了一圈給兩個人看,問說:「可以嗎?」

黃班長說:「你坐下來看看。」

媽就在床邊坐了下去,隻見短裙縮了進去,媽的雪白大腿裸露大部份,有夠性感,但我還是不滿意,又搖了搖頭,黃班長看了:「就說不行,不夠性感。」

媽出聲抗議道:「拜托,穿這件出門已經很恐怖了,還不夠性感嗎?」

張班長說:「伯母,你忘了你說過的嗎?」

媽一聽,馬上噤聲說好,乖乖的又脫下了白裙,隻見媽媽全裸著背對兩位班長翻找衣物,張班長看得眼睛轉都不轉,兩手不斷的摸著媽渾厚的臀部,此時黃班長望著我,我用嘴形與手勢向他比了一下:她有一件連……身……的……黃班長看了點頭說道:「伯母,你有沒有整件的連身衣服?」

媽停了一下說:「我有一件無袖的連身洋裝。」

于是打開另一個櫃子,拿出挂在三角架子上的連身洋裝,那是一件在高級服飾店買的洋裝,透明的淺灰底色,下半身附有一件襯裏,上半身有附有一件迷你批肩遮住胸部,無袖,圓領低胸,背後則開到上腰部位,把大半個背都露了出來,長度及膝,衣質薄軟,當兵前媽媽曾穿著這件衣服參加一些婚慶宴會,許多男人都會想盡辦法從正面領口下的地方看媽的胸部,因爲穿這件衣服時無法穿戴乳罩,否則背部會有一條帶子不能看,因此動作都要很小心,迷你批肩也隻能在不動時擋住前後缺口,作用不大。媽把洋裝套了上去,馬上從一個全裸的淫女變成貴婦,此時她把批肩套上,輕輕的轉了一圈給兩個班長看說道:「怎麽樣,這件衣服不錯吧!」

黃班長看看我,我比了個把批肩拿掉的手勢,黃班長會意的笑了笑,向媽說道:「伯母,這件衣服不錯,但是把批肩拿掉會更性感。」

媽一聽大驚,直說:「不行,少了批肩的洋裝,胸部會完全透明。」

此時我點點頭,指著地上媽的內褲搖搖頭,黃班長說:「那好吧,批肩與內褲給你二選一,隻能選一件穿。」

媽考慮了一下說:「那我當然選批肩穿。」

我一聽不錯,就是這樣子了,立即點頭,黃班長馬上告訴媽媽說:「伯母,可以了,就這樣穿,不可以再偷加任何衣物,包括內衣褲,如果我們得知你騙我們,那你與管理員,包括我們的事情,通通會告訴阿豪還有他爸爸。」

媽緊張的說道:「黃班長你放心啦,我會遵守約定的。」

黃班長說:「那好,伯母,早餐我也不吃了,我跟張班長要去三溫暖了,晚上再回來陪你這個可愛的媽媽。」

媽媽也說:「你們高興的去玩,晚上我在家等你們,隻是阿豪也在,怕會穿梆。」

張班長說:「安啦,伯母,再把他灌醉不就得了。」

說完後三個一起哈哈笑,我又趕快走到餐桌旁裝睡去了。等到媽媽送他們出門後,我才假裝睡醒,媽媽很緊張的走到我旁邊坐下,問我睡得如何,我說睡得很舒服,並假裝大吃一驚的問媽媽說:「媽,你怎麽穿這件衣服?」

隻見媽媽嬌羞的說:「媽媽好久沒穿過這件衣服,今天想穿穿看。」

我眼睛直接瞪著媽媽的胸部說:「媽,你穿這樣很性感。」

媽媽臉色全紅的說:「傻孩子,我又沒有露出什麽東西,哪有性感?出門時我還有一件批肩,在家裏就不需要啦,比我那些韻律裝好多了,這件衣服是連身的,比穿裙子有安全感。」

于是我也假裝同意的點點頭說:「好好,媽媽說好就好。」

媽媽聽了也似笑非笑的笑了下,就站起身來說要做早餐給我吃,我心裏真高興,心想今天絕對是偉大的一天。吃早餐時媽告訴我兩位班長已經出去了,晚上才回來,我把握機會跟媽說:「媽,今天我想去以前常去的紅人pub跳舞,太久沒去了,好想念我當兵以前常跟朋友在那邊聚會跳舞的情景。」

媽停了一下後說:「我跟你去。」

我假裝吃驚的說道:「拜托,去那邊跳舞哪有人帶媽媽去的,何況我還是一個男的,會被笑死。」

媽媽想了一下又說:「那有什麽關系,我也一天到晚在外面跳韻律舞。」

我說道:「這兩種不一樣啦,笑死別人啦。」

媽媽還是說要去,我說:「那萬一有人問起來,我無法回答你是誰呀。」

媽說:「你不會說我是你的朋友嗎?」

我說:「哪有年紀這麽大的朋友?」

媽說:「不管啦,反正今天一定要跟我去就對了。」

我偷偷邪笑,說了:「好吧,就說是我公司同事好了。」

媽問道:「這樣好嗎?」

我說:「沒問題,但是在舞廳時絕不可說是我媽就對了。」

媽說好吧。于是我就去換了衣服帶著媽媽出門了。一樓的電梯門開了,我走在前面跟管理員打招呼,今天白班的管理員姓宋,65歲左右,我們都稱他宋伯伯,寫一手好毛筆字,他看到我回來很高興,互相打了招呼後,媽媽站在我旁邊跟他打招呼,隻見宋伯伯本來笑咪咪的臉僵硬了,嘴巴雖然跟我媽打招呼,但是眼睛卻盯著媽的胸部看。

我馬上跟宋伯伯說我跟我媽要去買東西,等一會就回來,回來再跟他聊,宋伯伯連稱好好,並說有封挂號信回來再拿,我一聽有挂號信,就說要先看看,並說萬一是重要的信件就得先看,宋伯伯拿出來一看,原來是媽媽的保費通知單,我請宋伯伯拿簽收簿出來,讓我媽先領信。隻見媽媽一手拿著信,一手拿著筆就俯身要在本子上簽名,站在媽面前的宋伯伯看著低胸領口內的一對大奶子整個人呆住了,也不知是否故意的,這件挂號信還未登記,媽媽找了半天找不到簽名的地方,于是宋伯伯親切的彎著腰幫媽媽填寫字,由于年紀大速度慢,媽媽幹脆拿著本子自己登記,在寫字的期間,我跟宋伯伯兩個人嘴巴雖在寒暄,但是我們兩人的眼睛卻都直盯著我媽領口內那對毫無遮掩的大乳房猛看。簽好後,我就與我媽離開大樓了,從大門的玻璃反射看到宋伯伯一直看媽的背影,我知道他一定是看得那隻老肉棒脹起來了。

我們坐了出租車到了西門町的紅人pub,這是一家搖頭pub,媽第一次到這種地方,我則是老鳥,經過了幾道小關卡,我一些當兵前認識的朋友都還在店裏面,我很高興的與他們打招呼,並介紹媽媽給他們認識,我跟他們說媽媽是我公司的同事,想來體驗年輕人的生活,在媽媽跟他們握手時,我看見每個人的眼光都想從媽的批肩裏面看進去,我得意的笑了笑,帶著媽坐在一個矮沙發上。震耳欲隆的音樂讓每個人都亢奮起來,這時服務生上來點飲料,我問媽想喝什麽,媽說喝果汁,我也一樣點了一杯,然後兩個人看著舞池一堆人瘋狂的甩頭跳舞,媽問我說:「爲什麽他們跳得這麽起勁?」

我說:「那是他們有些人有喀搖頭藥。」

媽說:「什麽叫搖頭藥?」

我說那是一種令人興奮可以一直跳舞亢奮的藥,並說不常吃不會傷害身體,媽「嗯」

了一聲,身體開始隨著音樂坐在沙發上扭擺,我慫恿媽上去跳,媽說她沒穿韻律服不能跳,我聽了哈哈大笑說:「你要體驗年輕人生活,現在就是機會,你換了韻律舞來,全場會被你嚇跑。」

媽也被我逗得開心的笑了,于是她說:「好吧,那我們一起去跳。」

我就拉著媽進去舞池跳舞。剛開始我們站在一個角落旁對跳,幾分鍾以後我與媽完全融入令人振奮的音樂聲中,我向媽比了個手勢,叫她批肩拿下來,不然她的手都無法盡情揮舞,媽也點頭同意並將批肩解下,我順手就接了過去,並綁在我的手臂上。這時,隨著昏暗燈光與探照燈照到媽身上交錯的間隙,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媽的兩顆黑奶頭在透明的洋裝前上下晃動,漸漸的,附近一些年輕人的眼光都飄了過來,連服務生與吧台的小鬼也都目光集中在媽的胸部,隻見媽越跳越爽,整個人把韻律舞操的動作都拿出來融入了跳舞中。跳了約十分鍾,我假裝要去喝飲料,跳到媽旁邊跟她說:「我要去坐著休息,你繼續跳。」

媽點點頭說好,于是我就先回到坐位上,隻見沒多久,有幾個小鬼慢慢的跳到媽的身旁,學著媽的動作,然後表演自己的動作,媽也跟著學回去,就這樣越跳越起勁。我坐在位子上看著,知道這些小鬼看到媽的奶頭後受不了,想上她,他們心想,一個年紀40幾歲的女人敢穿透明的洋裝來這邊,一定是騷貨一隻。于是開始有人起哄,叫媽搖下去搖下去,隻見媽使出渾身解數跟著他們搖,有個一年輕女孩跳到媽旁邊,她抖著胸部彎著腰擡著頭看著媽搖,媽也不甘示弱的跟著她的動作,此時dj已經很技巧的將燈光往媽那個區域集中,並把亮度調高,大家的目光全部看著媽的胸部,當她彎身扭腰時,口哨聲與加油聲立即不斷,我看著媽的兩顆奶子晃得很厲害,整件洋裝在她彎身時可以看到肚臍去,媽聽到大家的口哨也很興奮,跳得很高興。此時,吧台小董來到我的坐位,我跟他打了招呼,小董問說:「那個是你帶來的馬子嗎?」

我搖搖頭說:「拜托,那個年紀哪可能是我馬子?」

小董眼光一亮:「是你朋友?」

我說:「是同事,得知我今天要來,吵著要跟來。」

小董說:「那等一下你們會一起走嗎?」

我跟小董說:「她既然是我同事,我當然會跟她一起走,但在這邊各玩各的,我不管。」

小董說:「喔,太好了,那邊有幾個小鬼想上她,他們都是中辍生,我不想惹麻煩,所以先跟你打個招呼。」

我點點頭說:「可以,但隻能在裏面,不可以帶走。」

小董點頭說:「沒問題。」

我說:「你下藥別太重,下午我還要跟她出去。」

小董點頭高興的走了,我見到吧台有幾個小鬼與小董在交頭接耳的談話,目光望著我,我點點頭並比了ok的手勢,其中一個小鬼向我舉手敬禮,我笑了笑,然後大家繼續看著舞池中跳得香汗淋漓的媽媽,這時一票人把她圍在中間,媽媽跳得不亦樂乎,我看到也些手不規矩的趁亂碰她的臀部吃她豆腐,媽也毫無感覺,接著音樂聲嘎然一止,抒情曲上場,我知道這是吧台通知dj的結果。媽很高興的走回到坐位上,我端起了果汁給她,她兩口就喝完了,這時我叫服務生過來,問媽說:「再喝一杯果汁好不好?」

媽說好,于是服務生就幫媽再去點了一杯果汁。我瞄見小董把一杯早已調好的果針拿給了服務生,服務生很快的端了過來,媽拿起了果汁就喝,在果汁「咕噜咕噜」

入喉時,我看著媽的胸前洋裝因汗而濕透,兩個奶頭粘在透明薄紗上,真是誘人。我問媽:「你要不要去洗手間擦擦汗?」

媽點點頭說好,她說衣服還好,襯裏粘得她很難受,我說:「那你把襯裏拿掉呀。」

媽說:「那怎麽行,會穿幫。」

我說:「不會啦,燈光又不亮,而且我們等會要走的時候再穿就好了,不是嗎?」

媽看了看燈光,這時已經是昏暗的柔情燈光了,于是她點點頭說好,就伸手把用暗扣扣住的襯裏拔下來交給我,我把它與批肩一起折疊起來放在桌旁,媽問說:「洗手間在哪?」

我說:「在出舞池門後右轉大概20公尺就到了。」

媽就站了起來往洗手間走去,經過吧台後,我看見5、6個小鬼也跟著站起來從後跟上去,我也起身往洗手間方向走去,經過吧台時小董也陪同我一起走出去。出了舞池的門後,往洗手間的走廊,我看見媽媽手扶著頭,一手按著牆壁,走路昏昏沈沈,我知道藥效開始發作了,在明亮的燈光照射下,汗水濕透的透明洋裝內漂亮的胴體一覽無遺,可以看見一個全裸未著內衣褲的中年美婦背對著我們,小董搖了搖頭笑了笑,伸手跟我比了個一級棒的手勢。看著渾圓的屁股,細美的腰身,媽漸漸的蹲了下去,這時帶頭的小鬼上前扶著媽媽問說:「小姐,你怎麽了?」

我聽到媽含糊的說道:「我頭好昏。」

這時小董上前去把媽媽扶起,用手指著旁邊一個寫上辦公室字樣的房間,其中一個小鬼就把門打開了,小董把媽媽扶進去房間,那房間隻有一張大沙發和一個桌子,媽媽半坐半躺在沙發上,小董把媽的洋裝脫了下來,隻見媽媽雙眼緊閉的已經沈睡在沙發上,兩顆又大又美麗的乳房與奶頭橫躺胸前,讓在場年紀都可當她兒子的小鬼們興奮異常,腰身之下的濃密陰毛讓大家流口水,厚實修長的美腿秀色可餐。小董走了出來,小鬼們魚貫進入後,房間門「啪」

的一聲鎖住了,我和小董則回到吧台去繼續聊天,我心中有一種報仇的快感。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舞池旁的門打開了,那幾個小鬼帶著滿足的笑容進來,直接來到吧台,帶頭的告訴我說:「大哥,謝謝您的成全,我們已經都玩過了,太棒了,我們沒玩過年紀這麽大的,但是身材實在沒話說。」

我說:「你們有把她弄得很髒亂嗎?」

幾個人哈哈大笑,說:「沒有,我們通通射進去,我們知道她還要跟大哥出去,不敢弄亂她的頭發,但是有兩個射她嘴巴,有一個變態的射她屁眼,但完事後我們把她的兩腿舉起幾分鍾,好讓精液流進去,順便研究她的美穴,應該不會髒啦。」

我「嗯」

的一聲,說:「這樣做很好,以後我再帶她過來讓你們爽,現在我要帶她走了。」

隻見小董跳出站我旁邊說:「大哥,我……」

我笑了一聲說:「怎能讓你落單,跟我來吧。」

于是我就跟小董回到那間辦公室…我跟小董來到了那間辦公室前,門沒鎖,我把門打開,看見媽媽兩腳大開的分別跨在沙發椅背與地上,整堆陰毛濕粘粘的,兩片陰唇往外張開,肉穴通紅,一看就知道被強力的插過,媽媽的嘴旁流出了一絲白液,頭發有點散亂,兩顆大奶子上有些髒髒的手印與被用力親吻的瘀青,奶頭烏黑挺立,小董把媽媽翻過來檢查她的屁眼,旁邊的皮膚也些紅腫,散著一些穢物痕迹。小董歎了氣說:「真不會愛惜女人,那些小鬼硬插硬幹的把她弄成這樣。」

我說:「沒有關系,她耐得住。」

小董看著我哈哈一笑說:「你上過她哦。」

我說:「我沒有而且不會去上她,你要上就快吧!」

小董一聽馬上說沒問題,說完把褲子一脫,乖乖,裝珠子的,我看著小董的陽具說:「你裝了幾顆?」

小董說兩顆,我看著裝了珠的陽具少說有4,5寸寬,于是說道:「喂,你不可插她的屁眼,不然會很慘。」

小董說:「大哥你放心,我自有分寸。」

于是我就點點頭回去吧台喝果汁等他了。我喝著果汁等了大約20分鍾後,小董回來了,一副神清氣爽樣,我問他玩得如何,他說:「真是爽,玩年紀大我一倍的女人真的是不錯,她被我幹得很爽,不過在我射進去時她好象快醒了,我趕緊拿衛生紙幫她擦幹淨,然後把洋裝給套了回去,你現在過去她應該已經醒了,我下的藥不是很重,她應該可以走路。」

我回答謝謝後,就向辦公室走了過去。我走到辦公室與廁所中間的走道上,口喊著:「吳秋蘭,你怎麽上廁所那麽久,好了沒有?」

秋蘭是我媽媽的名字,我無法在這邊喊她媽媽,因此故意大聲的這樣喊,隻聽見辦公室的門開了,媽媽探頭出來說:「阿豪,我在這。」

我假裝大吃一驚說:「你怎麽不在廁所?」

媽說:「你先進來再說。」

于是我就進去辦公室,媽把門一鎖,坐在她剛剛被輪著上過的沙發椅上說:「奇怪,我怎麽睡在這裏?」

我說:「對呀,你上個廁所上了一個多小時,我一直在等你,沒想道你竟然在這邊睡覺。」

媽搖搖頭說:「我記得在走廊走到一半我頭好暈,然後一個年輕人好心的把我扶進來房間,我正要告訴他請他去找你時,就睡著了。」

我說:「哦,原來如此。」

媽繼續說道:「我朦胧中記得我旁邊好多人,有人進進出出的。」

我說:「不會吧,這是舞廳的辦公室,平常都不會有人的。」

媽說:「反正我覺得怪怪的。」

我故意問說:「哪裏怪怪的?」

媽搖了搖頭說:「沒事,我還是先去廁所好了。」

于是就站了起來,但是走不到兩步,媽便突然停止,回頭看著我說:「媽的腿好痛,屁股也痛,奇怪了,大概睡得沈,血路不通,走不太動。」

我馬上扶著媽說:「來,我扶你去廁所好了。」

隻見媽兩腿開開的走路,一拐一拐的,內行的人一看就知道剛被玩過,而且被玩得很猛,這時媽也顧不得別人的眼光,隻求趕快去廁所,我故意扶她走得很慢,然後故意大聲說:「秋蘭,走慢點。」

引起了好幾位進出廁所的男生注意,果然每個人都目不轉睛的看著媽的身體,這件透明洋裝在明亮的走廊上根本起不了作用,等媽進了廁所後,我高興的點了支煙在外面等她。約莫過了十分鍾,媽出來了,雖然還是有點拐,但是已經比剛才好多了,我輕扶著她走回舞池旁,大概她被大鍋炒的消息傳開了,常在這邊混的人都帶著淫笑看著她,小董請服務生送上一杯木瓜牛奶,說是免費招待,幾個小鬼也借了照相機過來要跟媽拍照,說媽媽長得漂亮又會跳舞,一定要跟她照一張,媽媽很高興的答應,跟我說這邊的小男生真可愛,我內心快笑死了:他們在跟你拍照留念,又一個fm2的犧牲者,這是在誇耀戰果,你還當自己變成了明星。

大夥起哄拉著媽去辦公室照相,因爲隻有那邊比較象樣而且燈光明亮,媽被拉著站起來時一直跟我暗示的她的襯裏與批肩,我故意跟其中一個小鬼聊天當做沒聽見,一下子媽就被拉走了,我看著已經被踢地上的批肩與襯裏,就把它們拿起來塞到我沙發椅的椅背縫內,並用指頭把它們通通按到最底,兩件衣物就從地球消失了。隨後我也趕過去辦公室,隻見小鬼們一個一個與媽合照,每個人都摟著媽的腰,其實就是把媽的洋裝往後拉緊貼身,隻見媽的兩顆奶頭在與洋裝不斷磨擦後已經昂然挺立,陰毛部位因爲還有點濕濕的所以非常清楚,雖然媽很不好意思,但看在大家都很熱情的份上,她也跟每個人都拍了照。通通拍完後,我拉著媽跟大家說:「再會,下次再來。」

小鬼們個個拍手要媽親口答應再來,媽也高興的點了頭,這時我跟媽說:「你的批肩與襯裏不見了,我找了很久,剛剛服務生來說他們以爲是不要的垃圾丟掉了。」

我並故意責怪的說:「誰叫你去了一個多小時廁所才回來,我去找你時服務生以爲我們已經買單走人才會這樣。」

媽也認錯的點點頭說:「好吧,那就算了吧。」

于是我們就離開了紅人pub。媽問我說:「要去哪裏?」

我告訴媽說:「我跳了那麽久的舞,想去泡個溫泉。」

媽說:「好呀,去哪裏泡,我好久沒泡過溫泉了。」

我說:「當然去北投。」

媽說:「好,聽說那邊有好多不錯的溫泉屋。」

于是我們就攔了輛出租車過去北投,出租車運將在停車載我們時就瞄見了媽的那副迷人身材,加上毫無遮避的透明洋裝,司機色眯眯的一直從照後鏡看著媽的胸部,我不以爲意,順便問了運將,北投哪一間溫泉旅館價格實在設備不錯,運將賊頭賊腦的想了一下說:「有一家叫春之風溫泉賓館不錯。」

我說:「哪裏不錯?」

運將說休息一次隻要800元,附私人溫泉浴池,設備又新又好,我看著媽,媽點點頭說好,于是我就叫運將載我們去春之風。車子到了春之風,我一看外表就知道是典型的炮館,但還是走了進去,櫃台小姐見到媽媽的穿著,以爲是新來的陪洗女郎,直問她是哪一線的,媽摸不著頭緒,看著我,我告訴櫃台說:「她是我同事,不是雞。」

櫃台與媽媽均恍然大悟的笑了笑,櫃台問說要哪一種房間,我說最有情調的那種,于是我就拿了一間巴黎風味的溫泉套房,媽進了房間一看說道:「哇,裝潢真的很華麗。」

隻見一個圓形的水晶床,落地透明的溫泉池,四面八方都是鏡子,天花闆則是巴洛克藝術造形,正中央一位裸體女神帶著幾個小天使在天堂的畫面,我把門關起來反鎖後,進去溫泉浴室看了看浴池的樣子,隻見池子是一個小樓梯連接的約兩人份的石頭池,溫泉水從旁邊的管子源源而出,滿溢後再順著池邊的引水孔排出,整個房間沒有死角,連池旁不遠的馬桶都在透明防霧玻璃下無所遁行。我問媽說:「媽,你要現在洗還是等一下洗?」

媽說:「隻有一間浴室嗎?」

我說:「對呀,這樣比較幹淨,不然公共池的水太髒了。」

媽聽了點點頭,我說:「媽,那我先洗啰。」

媽很尴尬的說:「啊,那媽要去哪裏?」

我哈哈一笑說:「媽,我們在軍中都是幾百的人一起洗,有時在山溪中就洗,我都不怕了,你這個當媽媽的怕什麽?」

媽說:「話不是這樣講,我是你媽啊!」

我內心想:你這女人今天被幾個人騎了都不知道,還跟我說大道理,我假裝生氣的說:「那你出去等呀,你現在穿這件衣服跟裸體沒兩樣,你要站在外面被過往男人看光光還是在房間隨便你。」

媽急忙說:「我哪有要出去,我在房間裏就是了。」

我微笑的說道:「媽,從小五到現在已經快8年沒跟你一起洗澡了,一起來吧。」

媽的臉都紅了,一直傻笑答不出話來,于是我就把上衣與褲子脫了,媽急忙把頭轉到旁邊,我心裏笑了一下,整個房間都是鏡子,根本躲不了,但還是給媽一個台階下,我說:「媽,我先下去,你等一下再來。」

媽點點頭,于是我就把內褲脫下,我的肉棒半挺著出現在媽的背後,我從鏡子看見媽的眼光在偷瞄,我故意用手拉了一下我的肉棒,隻見他已經比剛剛更長了幾公分,我挺著肉棒往浴池走去,看見媽的頭轉了過來,我走到池邊,用小杓子舀水往身上澆,以免太燙,身體適應後就下了池了,我大呼了一口氣,喊道:「好爽喔,媽,趕快過來。」

隻見媽徐徐站起,走近浴池旁,以命令的口吻道:「阿豪,把頭轉開。」

我暗笑了一聲:「是。」

就把頭轉向後,結果一樣透過鏡子看得一清二楚,媽媽把洋裝脫下,拿了條小浴巾遮住下部,一隻手橫著擋胸,走到我旁邊坐了下來,她也呼了一聲,說道:「這水溫度很不錯,全身都很舒服。」

我則故意說道:「報告媽媽,我可以轉過來了嗎?」

媽小聲說可以,我一轉過來,就站起來去拿另一個杓子給媽,絲毫不給她轉頭的機會,隻見媽目瞪口呆的望著我的肉棒,說:「拜托,你好惡心。」

我說:「會嗎?」

接著轉身正對著媽,媽的頭剛好在我肉棒前,媽急忙說道:「不要這樣子,你真是壞小孩。」

我哈哈大笑故意的握著肉棒說:「媽,我的大還是爸的大?」

媽媽羞得滿臉通紅說:「我不知道。」

我雙手就把媽的頭轉過來正視我的大棒子說:「你看清楚點嘛!」

媽這時喘氣連連,說不出話,看了一陣子,媽伸手握住了我的肉棒,說:「長度你比較長,寬度大概一樣。」

我故意生氣的說:「什麽叫做寬度大概一樣,你是摸過太多人的陽具記不起來了嗎?」

媽連忙說:「哪有,我隻見過你的跟你爸的。」

我笑說:「那就好,你大概是太久沒看過爸的忘記了吧?」

媽忙說:「對呀,媽才不會沒事去看你爸的那根。」

我說:「好吧,算你答對,你可以放手了。」

媽立即放了手,頭低低的不敢正視我,原來剛剛媽的手不但握著我的肉棒,還輕輕的抽弄,我的肉棒突然間精神百倍的脹大,昂然挺立,我跟媽說:「媽,頭擡起來,我有話問你。」

媽的頭幽幽的擡起看著我,我說道:「媽,你背叛了爸爸多久?」

媽顫抖的說:「沒有……」

我厲聲說道:「你胡說,你的裸照本與電動陽具是誰給你的?」

媽全身顫抖的說:「我……不……知……道……」

我一把抓著她的頭發把她從池中拉起,溫泉水順著雙乳成一條水線的滴下,我兩手握著媽的雙峰,媽動了一下,但隨即不動,我叫:「媽,握住我的。」

媽很聽話的握住了我的肉棒,我說:「現在,你不用擔心了,我也背叛了爸爸,你老老實實的跟我說你所有的背叛經過。」

媽點點頭,我慢慢的輕揉著媽的雙乳,真是大,真是軟,媽全身抽了一下,「嗯」

了一聲,媽的雙手開始輕輕把玩我的肉棒,然後一行眼淚流了下來。媽慢慢說道:「都是因爲我穿衣服不小心,春光外洩,才被人盯上。」

我問道:「誰?」

媽說:「是巷口賣豬肉的老闆。」

她說:「我常去跟他買豬肉,因爲在巷口,所以早上起床後,常沒戴奶罩就套了件t恤過去,有一次因爲要挑幾塊上肉,老闆站在椅子上拿肉,我則彎著腰挑肉,我猜應該那時老闆看到了我的乳房,老闆說切好幫我送到家,我就先付錢回家,並交代管理員說肉店老闆會送肉過來,後來老闆送肉來,看見我一個人在家,就動手把我強奸了,我哭著問他,爲什麽要這樣對我,老闆說我自己故意露給他看見雙乳,他以爲我有意思,結果不是,還說我活該。」

說完,媽就哭得淚流滿面,我拍拍她的背並揉著她的雙乳,也感覺她的雙手也稍用了些力揉我的肉棒,我問道:「然後呢?」

她說:「我也不敢講,還是照常去買肉,肉店老闆偶爾不收我的錢,但會要求我時間,並說如果不從他就公開這事,我隻好每周一兩次的與他約會。不久,跟肉店老闆交情不錯的管理員小魏也知道這事,有一天他也借口拿挂號信上來,那天我剛好跟肉店老闆約過會,他很有力量,我被他弄得全身無力,加上又早晨又跳了韻律舞,肉店老闆出門並沒把門關好,小魏上來看到我全裸的在客廳睡覺,就把我給強奸了,嗚……嗚……」

我把媽媽抱緊了一點,媽繼續說:「後來我就每周都要陪他們,但是,小魏口風不緊,漸漸的整棟大樓的管理員都知道了,比較敢的直接上樓來找我,膽小的就透過小魏他們約我下去他們的休息室,幾乎每天都要應付他們,有時候值大夜班的會在傍晚通知我,晚上兩點到五點要下去陪他們睡,或陪他們喝酒,他們叫我脫光衣服拿椅墊跪在地上幫他們倒酒,想玩我就把我拉到旁邊的床上,玩好了就叫我繼續陪酒,或拍裸照給他們看,他們每次都在淩晨四五點放我回家,並規定我白天不可以戴乳罩,要穿透明一點衣服給他們看,否則就會把我的裸照寄給你爸爸。」

我摟著媽媽說道:「後來呢?」

這時我感覺肉棒被媽媽越來越用力的用手抽送著,媽好象越氣越用力,媽說:「幾個管理員的小孩也知道這事,他們不敢在他們爸爸面前找我,都是打電話給我,叫我去陪他們玩。」

我問道:「他們都幾歲?」

媽說:「都是二十來歲的高材生或跟你一樣年紀的男生,有時候陪他們去聚會,都叫我脫光衣服跳舞給他們看,然後一個一個欺負我。」

我問說:「有多少人?」

媽說:「不記得了,不過現在我也養成了不穿內衣褲的習慣,我受不了我的內衣被沾上他們的體液,他們要辦事,我把外衣一脫就好了,我也想盡辦法讓他們舒服,那就是盡快讓他們射精,他們隻要多射幾次,壞念頭就會少一點。」

我與媽都一起沈默了,隻聽見我的肉棒在媽媽有技巧的揉送下「滋滋」

聲不斷,媽也開始呻吟起來,兩顆乳頭已經堅硬如鋼,我情不自禁的彎腰吸著媽的左乳。媽說道:「電動陽具是那些小孩子給我的,喝酒助興時,他們叫我表演給他們看,裸照則是管理員宋伯伯給的,我幫他口交過一次後,他很老實的就把相片本還給我,並說他們每個人都有一本,還常常有人來借閱。」

媽說到這裏時眼淚已停止了,改爲輕微的喘息聲,我已經在她的雙乳來回的吸了好幾次。媽說道:「還有你的兩個班長,昨天晚上我也跟他們一起玩了很多次,他們拿出相本與電動陽具出來,應該是管理員給他們的,反正隨時都有人用這種東西來威脅我,我已經不在意了,要來就來,隻要你跟你爸爸不知道就好了。」

我自形慚愧的低頭不語,媽媽加緊抽送我的肉棒,我身體不自禁的顫抖了一下,真是太舒服了。媽說:「今天在pub媽媽相信自己昏睡時被好幾個人輪著上,因爲不想讓你擔心,所以我都沒說出來。」

我點點頭。「現在媽媽已經跟妓女一樣沒有差別了,你恨不恨媽媽?」

我說:「我不恨,我本來恨。」

媽媽繼續揉著我的肉棒說:「你如果恨,媽媽可以用肉體補償你。」

我說:「不用了。」

媽說:「你不屑我。」

我說:「不是,你要跟誰我都沒意見,但是我是你兒子,我不會做這種事的。」

媽聽了微笑的點了頭,蹲了下去,把我的肉棒一口含進去,溫暖的口水立即讓我的肉棒麻酥翻了,媽媽的頭輕微的抽送著,我閉著眼睛享受。我告訴媽媽:「說出來就好了,以後我會幫你保守秘密,替你隱瞞,不會讓他們太超過。」

媽的兩手輕揉著我的丸子,眼睛看著我表示同意,就在同時,我的精液如狂泉般的噴了出去,隻見媽媽滿足的不斷往喉嚨吞進去,射了幾注後,媽媽把我的肉棒捧著,不住的舔,我感覺到當兵以來前所未有的溫馨,兩手按著媽的雙肩,把她慢慢扶以,親吻她,媽的舌頭熟練的在我的嘴中探觸,直到我們的嘴巴緊緊的吸住了她的舌頭,她的渾厚雙乳貼著我的胸膛,我的肉棒與她的陰毛快速磨擦,她的雙臀被我兩隻手緊緊扒著,就這樣到了電話鈴響,原來是休息時間已到。我與媽媽互相幫對方擦澡,然後一起手牽手的走出賓館,媽毫不在意她那件透明洋裝,我也不在意了,上了出租車,運將問道要去哪,我說光複北路,並跟著說有兩個班長在等我們,運將丈二金剛的問說:「先生,什麽兩個班長?」

我與媽對看了一眼,相視而笑。「沒什麽。」

我說。然後我把媽整個人摟在懷中,司機傻笑著。

自從有一次打掃家裏,從媽媽的床下掃出一隻電動陽具及一本裸照相片本後,心中就一直存疑是否媽媽對爸爸不忠,尤其當爸爸出國時,媽媽晚上常獨自一人外出,有好幾次我在電動陽具上做記號,第二天發覺被移動過,也常看見丟棄的電池,那本裸照更離譜,竟然擺出各種騷首弄姿的pose,在我們家的前後陽台,門口,電梯內,一樓的管理員櫃台,甚至一樓的大門口前,白天晚上都有,一看就知道是有人幫她拍照,大門口的都是晚上,可能是三更半夜拍的,我內心非常火大,但卻不知如何找出答案。

家中如有訪客來,其中有男性時,我媽媽通常都會聊到她跳韻律舞的情形,如果聊得高興,我媽媽都會借口要教同行的女性訪客跳舞,然後換上韻律衣出來跳給訪客們看,她的韻律衣雖然都是保守型,但豐滿的身材常讓賓客們留下深刻的印象,其中有些男賓客會想盡辦法單獨再來,但總有我與我爸爸在家而無法得逞。

由于我知道我媽媽常用電動陽具滿足自己,因此我開始有些邪惡的想法,但都不敢去做,直到我當兵去爲止。我在台南戰鬥部隊服役,由于都是長時間在出操上課,或對抗演習,一兩周才放個一天假,因此部隊同袍一到假日幾乎都去找女人,有女朋友的就找女朋友,沒女朋友的就找雞,有錢的找年輕的,沒錢的找阿嬷級的。

我的班長叫黃振國,孔武有力,性喜漁色,在我眼中幾乎是永遠充滿精力,演習時可以三天不睡覺,女人一次可以一對二,他另一個死黨張永謂,綽號刺猬,全身長滿了毛,簡直就是山頂洞人再世,他們兩個常在假日一起去賓館,叫一個小姐包場一天,不但省錢也刺激。黃張兩人有性虐待傾向,每次都把小姐整得死去活來,有時我也會加入戰局,故意越讓小姐痛苦,我們越高興,有時錢不夠,就會包年紀大一點的來玩,不要看那些年紀大的經驗多,我們三個一出手,不死也要半條命,我對于年紀越大的,出手越狠,大概是對于媽媽那本裸照的恨意難消吧。

有一次一個50幾歲的太太跑來兼差,就被我們玩到陰道受傷,乳房瘀青,嘴唇被咬破,我在幹她時順便用拐子打她肚子幾下,結果完事後她無法行走,送醫去了,聽說後來上了報,她老公一氣之下與她離婚,真是活該犯賤。

我跟班長他們兩個交情一級棒,常常幫他們打點一些事,晚上張羅酒菜啦等等,因此在假日我也常跟他們出去,再一起回部隊,順便討論戰果,他們曾問我爲何對老女人出手那麽重,我把我媽媽的電動陽具與裸照相片之事也都告訴他們,他們說有機會的話會幫我查清楚的。有一次師對抗,我們的單位不但勝了,而且大勝,師長高興之餘,下令戰鬥單位放三天榮譽假,由于此事突然,因此大家一時間都不知道要去哪裏,黃班長與張班長照例又把我排在跟他們一起第一梯放假,就在吃完早餐後,就宣布休三天,我跟他們兩個到了台南車站徘徊,他們問我去哪,我說我除了回家根本沒地方去,他們兩個也想破頭,他們想玩,但三天卻太長。

突然間我想到我老爸說他這禮拜去日本,家裏有空房,于是我就跟他們說要不要來台北,到我家住兩天,他們兩個一聽大喜,說台北他們好久沒去了,到台北玩台北雞也不錯,于是我們就立即買了最近一班的自強號往台北出發了,我心中也開始有了異樣的想法,在火車的途中,我提出想辦法來打聽出媽媽那些裸照的事,兩個班長也欣然同意。

過了四個小時到了台北,我們搭出租車回我家,車上跟運將談台北的雞事,遇到了一個同道,不過他是玩寶鬥裏的,那種貨色我的班長們可是一點都沒念頭,我家在一棟七層樓的公寓5樓,我們搭電梯上樓,電梯門才開,就聽到振耳欲隆的音樂聲,我猜應該是我媽在跳韻律舞。

她約45歲,身材豐滿,有著中年女子特有的渾圓氣質,酷愛媽媽韻律舞,常到處與其它韻律媽媽們上電視做示範表演,偶爾替一些公益團體表演韻律操,我身上帶有鑰匙,我不想打斷她跳韻律舞,更想讓她的身材挑逗兩位班長,因此我就用身上鑰匙把鐵門悄悄給打開。門一推開,眼前的景象讓我腎上線素激增,我兩個班長都暗自「哇」

的一聲,就像是饑餓的狼群從暗處看見一隻毫不知情的美麗的肥羊在面前舞動著身軀,由于音樂聲很大,鐵門的開門聲幾乎聽不見,隻見我媽媽身穿黑色的蕾絲丁字內褲與半罩杯的奶罩,隨著韻律音樂鼓聲扭動的腰部。她背對著我們,面對著電視機,絲毫沒有察覺我們三個人在後面看著她跳舞,渾厚的屁股起碼有40寸,丁字內褲早已隨著強烈的舞動縮進股間,兩大片肥嫩的肉團上下左右的振動,使我當場血脈噴張,肉棍頂住了褲頂,我側眼瞄了一下黃班長,隻見他滿眼血絲,口部微張的看著,看呆了,張班長也搖著頭,看得出來是贊歎我媽的身材。就這樣我忍了約30秒,我清了一下喉嚨,喊了一聲:「媽,我回來了。」

隻見我媽媽突然「啊」

的失神叫了一聲,身體已經轉過來面對我們,在清秀的臉旁底下,豐滿的36寸乳房幾乎大部份露在奶罩外面,呈現在我們眼前,除了乳頭沒有露出來以外,蕾絲內褲的上面有著一小塊稀疏的毛。她張大著嘴,右手伸出把電視關掉後,立即的一手遮著下部,一手遮著胸部的跑回她的房間去,黃班長也清了一下喉嚨說:「這是你媽媽嗎?」

我說:「是,不好意思,讓你們見笑了。」

黃班長與張班長都說不會,叫我免歹勢,此時我偷瞄了一下他們的褲裆,發覺都膨脹的滿,我心中也有數了。我請他們先坐著喝茶後,我便進去我媽媽房間,聽到她正在浴室洗澡,我隔著門問她中午會不會出去,她說不會,並問我說我朋友是否馬上會走,她不好意思出來見他們,我跟她說他們要住兩天才會跟我回去,隻見我媽不答話,我就再敲門問她是否不歡迎他們,她聲音顫抖的說了一聲:「不是啦,沒事,我等會洗完就出來。」

我會到客廳,看到黃張兩人一見到我就立即交換眼神並停止談話,我也不以爲意,跟他們說我媽媽在洗澡,她歡迎你們來我家住,等一下她洗好澡就會出來,我們一起泡個茶,晚上再一起吃飯,他們兩個也隨口應付了一聲:「好呀。」

于是我就在客廳與班長們聊一些軍中之事,大約過了半小時,我聽見我媽媽開房門走出來的聲音,我們一起擡頭往她望去,隻見她把原來散亂的頭發綁了一個小馬尾,穿著一件短裁旗袍走了出來,宛若一名貴婦人,與剛才的肉香四溢情景完全不同,她飽滿的身材從這件緊身旗袍可以約見大略,豐滿的胸部擠的繩扣都撐的緊緊的,緊繃的臀部則讓觀者一覽無遺,走路時因旗袍開高衩,可以望見雪白的大腿。

從她走過來到坐下,我與班長們的眼睛都沒有離開過她的胸部與臀部,她坐在我旁邊,面對著兩位班長,由于我家沙發是後傾型的軟皮座墊,坐下後必須將腿翹在一起才可以避免春光外洩,我看著她坐了下來,並順勢翹起二郎腿,就在翹起腿的霎那,我看見兩個班長的眼睛都直盯著我媽的兩腿深處。坐定後,我看見我媽媽左大腿幾乎露了三分之二在旗袍外面,沒有穿絲襪,青色的靜脈在粉紅色的腿肉上隱約可見,我看得兩眼發麻,直到我媽問了一句:「阿豪,他們兩位是……」

阿豪是我的小名,我馬上回神的看著我媽,並介紹黃班長與張班長給她認識,並直誇在軍中都是他們兩位在罩我,才讓我當兵不會覺得恐怖,我媽媽聽了以後,本來講話很緊張的語調也因此而逐漸緩和,並和兩位班長越聊越高興。這中間我一直在幫忙泡茶與準備零食,由于大家相談甚歡,于是下午的尴尬也就隨之散去,到了傍晚,我們一起去吃了一頓飯店的豐盛西式自助餐,其中黃班長與張班長對于生蚝特別種愛,兩個人各吃了十幾顆,我心理很清楚他們想幹什麽,我跟我媽媽說他們在台南也一天到晚吃這種東西,聽說對身體很補,隻見媽媽笑了笑,並說你也去吃幾隻補一補,我與班長們聽了都哈哈大笑。我說:「他們才需要補,他們一天到晚在玩遊戲,我可沒有。」

隻見媽媽很嬌羞的的笑著把頭轉開,不敢直視兩位班長。回到家後,我把我的臥室清理幹淨,並把地上再鋪了一床棉被,準備給兩位班長睡覺用,我則打算睡客廳沙發,黃班長提議喝酒,要不然睡不著,我說好呀,于是就把爸爸平常放在酒櫃中的白蘭地拿出來,在客廳茶幾上擺開,大家邊喝邊聊,我媽媽也坐下來與我們聊天,因她穿著旗袍,不是裸露著左大腿就是要裸露著右大腿,黃班長與張班長兩人看得眼福飽飽。由于酒興濃厚,大家談得很高興,黃班長與張班長輪番像我媽敬酒,也設計我敬了我媽媽好幾次,平常不喝酒的她,整個臉醉得紅紅的,還好是十一月天,天氣剛好不熱不冷,沒開冷氣,但酒過三巡後,大家就覺得熱起來了。

黃班長膽子很大,先聲明他要打赤膊,于是我們三個人眼光一齊望著我媽媽,我媽媽很腼腆的點點頭,黃班長就咻的一聲將他的t恤給脫了下來,隻見他古銅色的皮膚,壯碩的胸膛,任何女人見了大概也都想要靠上去臉貼著過過瘾,我媽媽看得臉色飛紅,急忙借口說去洗手間起身而去。就在這時,我發現她喝了不少酒的她,起身的動作有點慢,而且是攙著沙發扶手才能站起來,當她翹著腿分開時,到她站起來,大約有幾秒鍾,黃班長與張班長兩個人可以直接看到我媽媽大腿深處的內褲,我媽媽似乎也無法收起微張的大腿,大概是不勝酒力,我心中大喜,趕緊扶著她進去房間內。進到房間,媽媽坐在床上,叫我打開衣櫃替她拿運動衣,她說穿旗袍包太緊,身體不舒服,我在想是酒力發做,乳房漲大,因此不舒服,于是我告訴媽媽說運動服也是緊身的,一樣不舒服,換睡衣好了,媽媽說:「也好吧,你拿那件黑色長睡衣給我。」

就在我拿的同時,我發現了一件粉紅色的性感內衣壓在長睡衣之下,我趕緊摸了一下衣質,不但薄而且透明,于是我內心立即激起一陣莫名的高潮,我拿起了這件粉紅透明內衣,並抓了一件短浴袍給媽媽,媽媽看了嚇一跳說:「你怎麽拿這件給我?」

我笑了笑撒嬌說:「我沒見過你穿這件,穿穿看嘛。」

她好氣又好笑的說:「好啦,真受不了你。」

我心想:酒的力量真的是無遠弗界。她叫我先出去,她上個廁所就來,我就先出來與兩個班長喝酒,這時兩個班長已喝了不少,長褲也脫了,都隻穿著三角內褲,巨大的肉棒頂著褲子簡直要跳出來,張班長毛茸茸的身體也是我平生僅見,他們兩個一見到我就問:「你媽媽呢?」

我回說去睡了,這兩個人一起「唉」

了一聲,好失望的語氣,我笑著說:「騙你們的啦,她在更衣,等一下出來陪我們喝酒。」

兩個人立即精神抖擻的又喝了一杯。我便立即又敬他們酒,心中竊喜,我多年來的夢想就要成真了。我告訴兩位班長:「因爲她是我媽媽,請你們手下留情,並請你們先逼問她實情再玩她。」

他們兩個都點頭說:「阿豪,這種事交給我們。」

我說我要假裝喝醉,免得媽媽下不了台,于是我就回到媽媽的房間。這時媽剛好更衣出來,浴袍把全身包得緊緊的,我一看見就借酒裝瘋的摟住媽媽說:「小紅,我醉了,你陪我洗澡好不好?」

媽媽馬上把我推開說:「死孩子,你喝醉了不認得親娘了嗎?」

在這同時,我已經把媽的浴袍拉開了一些,我繼續裝酒瘋喊道:「小紅,你少假裝我媽媽騙我。」

並再度摟著媽媽,一隻手揉著她的臀部,媽媽使盡力氣把我推開,喊道:「誰是小紅,我是你媽呀!」

這時我瞥見媽的浴袍繩結已經松了,裏面穿著就是那件透明內衣,沒戴奶罩,乳房在推開我時從浴袍開口清晰可見,我見機不可失,立即拉著媽媽出房間,一手按著她的右手,一手摟住她的腰說:「那我們去問兩個班長看看,你是小紅還是我媽?」

由于我力量大,媽根本動彈不得,沒幾步就到了客廳,我就把媽媽推到張班長的懷中說:「班長,這女人說她不是小紅,請問如何處置?」

隻見我媽媽整個浴袍被我這麽一推整個敞開,兩顆36寸的巨乳立時騰現,整個陰部也完全展現在透明睡衣下,我媽媽喊到:「唉吆你這死阿豪,你喝醉了,還不進去睡覺。」

我就假裝搖搖晃晃的邊走邊撞的往房間去,然後「噗通」

一聲,我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趴在餐桌上裝醉了睡覺。這時我聽到張班長贊美的說:「伯母,你的身材真好。」

媽媽掙紮著想站起來,無奈卻被張班長孔武有力的雙手環抱著,此時聽到媽媽顫抖的聲音說道:「張班長,你要幹什麽?」

隻聽張班長嘿嘿一笑,對著媽媽說:「伯母,你想現在我們能幹什麽……」

媽媽說:「不行,阿豪在客廳呀。」

黃班長接腔說:「沒關系啦,你兒子醉倒了,依我們的認識他明天中午前起不來的,伯母你就別在意了。」

隻聽媽媽答了一聲:「嗯。」

我內心怒火立起,心想:這個淫女人,也好,今天晚上一定要有個答案出來。就輕輕的把眼睛轉過來偷瞄媽媽與兩位班長。媽媽與他們再度互相幹杯喝酒,由于我已裝醉,媽媽解除了心防,張班長把媽媽扶起坐正,並要求媽媽脫光衣服陪他們喝酒,媽媽竟然很熟練的站起來把浴袍跟透明內衣給脫了,並拿著椅墊放地上,跪在上面幫他們倒酒,天呀,一個我心中認定的良家婦女竟然乖乖的自己脫光衣物,跪在兩個玩遍台南洛翅仔的殺手之前斟酒,這不是我在台南酒廊裏面的脫衣陪酒小姐的翻版嗎?隻見兩位班長眼睛忘著媽媽渾厚的乳房直瞪,媽媽熟練的倒酒與敬酒,拿衛生紙幫兩位班長拭汗,兩位班長邊喝邊揉著媽媽全身,時而聽見「唉吆唉吆」

的淫叫聲,我猜應該是他們開始用指頭功在摳媽媽的洞穴了。媽媽眼睛也不時的偷瞄兩位班長的褲裆膨脹的肉棒,他們的目光也貪婪的掃過我媽媽每一寸皮膚,這時黃班長站起來把內褲脫掉,一根巨型肉棒彈跳而出,張班長也站起來把內褲脫了,不但巨型,而且毛茸茸的,媽媽看得興奮異常,直說:「哇,真的是棒!」

說著就伸出手要去握張班長的毛巨棒,但張班長突然把媽的手推開說:「伯母,有些東西給你看一下。」

隨即拿出藏在媽床下的電動陽具與裸照相片本,媽叫了一聲:「你……怎麽會……」

黃班長怒道:「住口,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爲。」

媽媽羞愧的低頭不語,黃班長叫媽起立站好,他要問她事情,媽媽剛開始會亂動,但黃班長很有一套,怒喊了聲:「叫你不要動聽見沒有?」

媽媽就不敢動了,張班長說:「用爬的過來。」

媽媽看著黃班長,他跟她說:「最好照著做啦,不然張班長會修理人的。」

媽媽緊張的趴在地上爬行過去,這時我看見黃班長嘴角抿著笑意,看著媽媽巨大的奶子隨著爬行而晃動,當媽媽爬到張班長跟前擡起頭時,一根巨大的肉棒彈到她臉上,兩人哈哈大笑,張班長說:「沒想到阿豪的媽媽這麽淫,還跑到大門口拍裸照,真是人不可貌像。」

張班長頭一轉,一手握住媽媽的右乳,說了聲:「你還不吸呀,等著皮癢嗎?」

媽媽一聽,就舉起張班長的陽具吸允,吸了幾口,張班長「吆」

的喊了一聲,緊接著一巴掌就打出去,怒道:「臭女人,叫你吹喇叭,你含著龜頭幹嘛!」

媽媽被打得滾了一圈到黃班長旁邊,黃班長已脫下內褲,兩手抓起媽媽的頭,把巨型陽具一挺,直插入口,隻見媽媽張大了嘴,簡直無法呼吸,眼淚順著臉頰流到黃班長的陽具上去,黃班長邊把媽媽的頭前後送往,邊說道:「伯母,你最好不要再流眼淚,不然我叫你全身的水流光,讓你以後哭不出來,現在,開始給我笑。」

媽媽隻有破涕爲笑,表情古怪,又是驚嚇,又是被摳弄得高潮,此時,張班長像揉面團一樣的揉的媽媽的雙乳,問她說:「告訴我,除了你老公以外,還有誰揉過你的奶子?」

媽媽驚恐的搖搖頭,又挨了一巴掌,張班長把毛巨棒往媽媽的陰戶一插,「滋」

的一聲,媽媽嘴巴被黃班長的巨棒塞滿,無法喊聲,又痛又爽的表情表現出來,隨著張班長的毛巨棒抽插,「滋滋」

聲不停,此時黃班長從媽的嘴中抽出陽具,揪著她的頭發問道:「說,哪一個人上過你?」

媽媽沒答,「啪」

的一聲,媽的巨乳受到一擊,沒幾秒鍾立即一個手印出現,她痛苦的哀求說:「別再打了,我說就是了。」

于是她說是因爲有一次管理員來收管理費,她全裸躺在客廳睡覺,門沒有關好,管理員進來後就把她給強奸了,並拍了裸照,後來整棟樓的管理員每個都因此要脅她,她隻好跟每個人上床,並在三更半夜偷溜下樓在管理員寢室陪夜班的上床,並在大樓各處拍裸照,不然管理員威脅把事情曝光。黃班長聽完,看著張班長說:「都招了,明天再跟阿豪講,管理員的帳我們明天再去算,今晚大家先過過瘾頭再說。」

媽媽立即哭著說:「請兩位班長口下留人,千萬不要毀了我的形象。」

兩人哈哈大笑說:「你,淫婦,整棟樓的管理員都睡過了,還有形象嗎?」

于是媽媽跪在地上磕頭說:「請放過我,要我做什麽都可以,就是不要告訴阿豪。」

黃班長點點頭說:「伯母,你真的做什麽都可以嗎?」

媽媽立即猛點頭說絕對做到,隻要不讓我與我爸爸知道就好。黃張兩人相視而笑後,張班長說:「伯母,這可是你自己說的,那我們就不客氣了,現在,你要使出渾身解數讓我們兩個今晚沒力氣走路喔。」

隻見媽點點頭說:「好,沒問題。」

于是媽媽就被兩個班長翻來覆去的又幹又肏,黃班長把媽媽的頭前後搖了一兩百下以後,直接把精液噴在媽媽的臉上,並叫媽媽舔幹淨,此時媽媽整個人達到到高潮,雙手握著黃班長的巨棒猛舔,這時張班長把巨棒抽出媽媽的陰戶,把她翻過來趴跪在地上,將媽媽的雙股扒開,扶起肉棒,「噗」

的一聲就插了進去,媽媽整個人顫動了一下,痛苦的「唉」

了一聲,但隨即又續舔黃班長的巨棒,張班長笑著說:「這淫貨是有一套。」

我冷笑了一下,至此,我要的答案已出現,就滿意的朦胧睡去了……第二天早上我睡醒後,看見客廳空無一人,沙發與茶幾收拾的整整齊齊,好象昨晚什麽事都沒發生過,我很好奇,于是就走向媽的房間,此時我聽到媽房間的浴室內有男女笑鬧聲,我安靜的走到浴室旁,門沒關緊,從門縫中看到媽媽在幫兩人洗澡。隻見媽媽把她的奶子塗滿了肥皂泡沫,然後扶著乳房幫黃班長擦洗胸部,另外屁股也沒閑著,用同樣的方法幫張班長揉著胸部,嘴巴並與黃班長緊緊的接吻,張班長一隻手掌則蓋滿著媽媽的陰戶,用兩三根指頭猛摳,媽媽全身搖動並「哼呀哈」

的叫個不停。張班長說道:「伯母呀,你這樣風騷,害我們都不想回部隊去耶。」

媽媽回過頭說:「張班長,你不用擔心,我可以去台南找你們呀。」

說完,黃班長大笑一聲說:「好,上道的女人,來,再幫我吹一次。」

媽媽微笑的說:「是的,班長。」

于是舉起黃班長的大肉棒繼續猛舔猛吸,張班長也把他的毛棒再度插入媽媽的洞穴內,三個人在浴缸內玩得很爽快,隨著張班長抽插的次數越多越快,媽媽的頭也上下晃動得更快,隻見兩人都閉著眼睛面帶微笑的忍耐,我心想:媽的功夫真了不得,把這兩個玩女人的老鳥給治得服服貼貼的。

才想完,張班長已經受不了大吼一聲,然後整個人緊抱著媽的腰部,我看到媽的表情非常滿足,過了幾秒鍾後,張班長就癱坐在浴缸內了,他看著媽媽渾圓的屁股歎著氣說已經來了六次了,沒力了。此時媽把黃班長陽具從嘴巴抽出來,整個人跨坐在黃班長身上,兩個人一起坐在浴缸內,隻見浴缸內的水激烈的濺出,兩個人再度擁吻長達數分鍾,最後隻見黃班長兩隻手也慢慢從劇烈揉弄媽的兩個乳房變成緊緊抓著媽的背後,然後兩手就放入水中,推開媽的頭,吐了一口氣說:「伯母,我也六次了。」

我見到媽熟練的把浴缸內的栓子拔起,打開漣蓬頭,沖著兩個班長的身體,然後倒了滿手的沐浴精,先把張班長的全身擦了一遍,然後用強力水注沖幹淨後,再同樣的把黃班長洗好,然後自己再洗身體,隻見她揉著她的肥乳時說道:「兩位班長,我已經做到了你們要求的,你們一定要守信用不可以把這件事告訴我兒子或他老爸。」

兩位班長點點頭,黃班長說:「伯母,你放心,隻要你每次可以滿足我們,我們一定幫你保密。」

說完後與張班長兩人相視會心一笑,張班長說:「伯母,你兒子可能馬上會醒來,我們要快點出去客廳啰。」

媽媽說:「放心,沒問題,要進浴室前我整理客廳時,有去看他一下,睡得很沈,不會那麽快醒過來的,等一下你們想吃什麽早餐,我去幫你們煮。」

張班長說:「那就吃個火腿蛋補一補好了。」

黃班長也說好,媽說:「沒問題,小事一件。」

就在兩個班長拿著毛巾擦拭著身體時,黃班長看見了我,我眼睛馬上擠了一下頭也向我媽方向點了一下,黃班長會意我的意思,點點頭,繼續說道:「伯母,我們今天還有一些要求,等你洗完再說。」

媽愣了一下說:「不會吧!你們還能再玩嗎?」

黃班長哈哈一笑說:「當然,不過我還有比這更刺激的點子,伯母你慢慢洗,我先出去客廳,免得被你兒子抓奸。」

張班長也同黃班長一道出了浴室,我媽媽歎了口氣說:「唉,好吧,隨你們吧,反正隻要不讓我家人知道也就無所謂了,我先洗個頭,你們先出去等我吧。」

兩位班長一到客廳,馬上拉著我說:「你媽太厲害了,我們兩個整晚沒睡,被她一個人修理的很慘。」

我說:「那現在你們要去哪裏?」

黃班長說:「我要跟張班長去找三溫暖好好泡一泡,下午睡個午覺,晚上再回來與你媽大戰,你看如何?」

我點點頭說:「沒意見,但你們等一下要走前要好好整一整她。」

張班長說:「好,沒問題,你先去裝睡,等會我跟黃班長一定會幫你把她規範一下,讓你今天爽歪歪,你希望怎麽做?」

于是我嘴角泛起得意的微笑,心中浮想淫念,今天白天我一定要想辦法羞辱這個背叛爸爸的人,我說:「你們叫她今天衣服要穿得暴露,我想去哪她就要乖乖的陪我去,我希望她做啥,她都不可以拒絕,就這樣。」

張黃兩人一起點頭說:「這事交給我們,不用擔心。」

于是就跟他們兩個聊起昨晚的戰果,隻聽到兩個班長又佩服又邪淫的誇獎媽媽,雖然有揍了她幾下,但是實在舍不得打一個功夫了得的尤物,我接著說:「我也舍不得打她,畢竟她是我媽媽,但是總是要有人被打,不然我咽不下這口氣。」

兩個班長嚇了一跳看著我,我笑著說:「安啦,你們先整她,其它的事情交給我安排,今晚見。」

我愉快的走回餐桌,此時正好聽見媽媽開房門的聲音,我趕緊裝睡的趴在桌上。媽媽從房間走了出來,我聽到黃班長說道:「伯母,你已經把衣服換好了呀,我還以爲你會不穿衣服出來呢?」

張班長哈哈笑了兩聲,隻聽見媽說道:「噓,我拜托你們兩個小聲一點,不要吵醒阿豪。」

黃班長故做不小心狀說:「對對,不要吵醒阿豪,我們先談正事。」

于是三個人就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黃班長說:「伯母,我們今天兩個要去洗三溫暖,晚上才回來,因此你今天可以陪你兒子。」

媽一聽大喜,說道:「真的嗎?」

張班長點頭說:「當然是真的,阿豪回台北路上有特別交待,隻準我們晚上回來睡覺,白天不招待我們。」

說完三人一起呵呵笑,我看到媽點點頭說:「是呀,晚上回來陪我睡覺就好了。」

真是有夠淫的,我心想。黃班長說:「伯母,既然我們白天不在,我們有個要求,希望你做到。」

媽說:「要求什麽?」

黃班長說:「第一,今天要穿性感的衣服;第二,阿豪今天不管要去哪裏你都要陪他去,做得到嗎?」

隻見媽低頭想著一下,然後擡起頭問道:「多性感?」

這時黃班長接不上話,因爲他也說不出來,張班長說:「伯母,要比昨天那件旗袍還性感的衣服就對了。」

媽點點頭說:「我應該有一兩件短裙。」

此時黃班長說:「配上低胸的上衣,就應該可以。」

媽說:「有呀,我有幾件低胸的洋裝。」

此時張班長請媽進去房間換穿衣服,媽與他們兩人進一起走進了房間,我也立即委隨在後,並躲在房門外偷看,媽面對著衣櫃,他們兩個則擋在她身後,這樣媽就看不到我了,隻見媽把運動裝一脫,兩顆大奶立刻晃了幾晃,張班長情不自禁的伸手握住媽的左乳,黃班長則在旁「嘿嘿」

笑。媽臉色紅紅的低頭脫掉了運動短褲,濃密的三角黑毛地帶也吸引了大家的眼光,媽打開衣櫃,拿出了一件黑色短裙,兩腿一伸就穿上了,那件裙子大約在膝上十五公分,是一件中年婦女常用的社交短裙,黃班長眼睛瞄向了我,我搖了搖頭,黃班長說:「伯母,這件不好。」

于是媽就把短裙給脫了,又找出了一件白色的短裙,這件大概是膝上20公分,媽穿上後,轉了一圈給兩個人看,問說:「可以嗎?」

黃班長說:「你坐下來看看。」

媽就在床邊坐了下去,隻見短裙縮了進去,媽的雪白大腿裸露大部份,有夠性感,但我還是不滿意,又搖了搖頭,黃班長看了:「就說不行,不夠性感。」

媽出聲抗議道:「拜托,穿這件出門已經很恐怖了,還不夠性感嗎?」

張班長說:「伯母,你忘了你說過的嗎?」

媽一聽,馬上噤聲說好,乖乖的又脫下了白裙,隻見媽媽全裸著背對兩位班長翻找衣物,張班長看得眼睛轉都不轉,兩手不斷的摸著媽渾厚的臀部,此時黃班長望著我,我用嘴形與手勢向他比了一下:她有一件連……身……的……黃班長看了點頭說道:「伯母,你有沒有整件的連身衣服?」

媽停了一下說:「我有一件無袖的連身洋裝。」

于是打開另一個櫃子,拿出挂在三角架子上的連身洋裝,那是一件在高級服飾店買的洋裝,透明的淺灰底色,下半身附有一件襯裏,上半身有附有一件迷你批肩遮住胸部,無袖,圓領低胸,背後則開到上腰部位,把大半個背都露了出來,長度及膝,衣質薄軟,當兵前媽媽曾穿著這件衣服參加一些婚慶宴會,許多男人都會想盡辦法從正面領口下的地方看媽的胸部,因爲穿這件衣服時無法穿戴乳罩,否則背部會有一條帶子不能看,因此動作都要很小心,迷你批肩也隻能在不動時擋住前後缺口,作用不大。媽把洋裝套了上去,馬上從一個全裸的淫女變成貴婦,此時她把批肩套上,輕輕的轉了一圈給兩個班長看說道:「怎麽樣,這件衣服不錯吧!」

黃班長看看我,我比了個把批肩拿掉的手勢,黃班長會意的笑了笑,向媽說道:「伯母,這件衣服不錯,但是把批肩拿掉會更性感。」

媽一聽大驚,直說:「不行,少了批肩的洋裝,胸部會完全透明。」

此時我點點頭,指著地上媽的內褲搖搖頭,黃班長說:「那好吧,批肩與內褲給你二選一,隻能選一件穿。」

媽考慮了一下說:「那我當然選批肩穿。」

我一聽不錯,就是這樣子了,立即點頭,黃班長馬上告訴媽媽說:「伯母,可以了,就這樣穿,不可以再偷加任何衣物,包括內衣褲,如果我們得知你騙我們,那你與管理員,包括我們的事情,通通會告訴阿豪還有他爸爸。」

媽緊張的說道:「黃班長你放心啦,我會遵守約定的。」

黃班長說:「那好,伯母,早餐我也不吃了,我跟張班長要去三溫暖了,晚上再回來陪你這個可愛的媽媽。」

媽媽也說:「你們高興的去玩,晚上我在家等你們,隻是阿豪也在,怕會穿梆。」

張班長說:「安啦,伯母,再把他灌醉不就得了。」

說完後三個一起哈哈笑,我又趕快走到餐桌旁裝睡去了。等到媽媽送他們出門後,我才假裝睡醒,媽媽很緊張的走到我旁邊坐下,問我睡得如何,我說睡得很舒服,並假裝大吃一驚的問媽媽說:「媽,你怎麽穿這件衣服?」

隻見媽媽嬌羞的說:「媽媽好久沒穿過這件衣服,今天想穿穿看。」

我眼睛直接瞪著媽媽的胸部說:「媽,你穿這樣很性感。」

媽媽臉色全紅的說:「傻孩子,我又沒有露出什麽東西,哪有性感?出門時我還有一件批肩,在家裏就不需要啦,比我那些韻律裝好多了,這件衣服是連身的,比穿裙子有安全感。」

于是我也假裝同意的點點頭說:「好好,媽媽說好就好。」

媽媽聽了也似笑非笑的笑了下,就站起身來說要做早餐給我吃,我心裏真高興,心想今天絕對是偉大的一天。吃早餐時媽告訴我兩位班長已經出去了,晚上才回來,我把握機會跟媽說:「媽,今天我想去以前常去的紅人pub跳舞,太久沒去了,好想念我當兵以前常跟朋友在那邊聚會跳舞的情景。」

媽停了一下後說:「我跟你去。」

我假裝吃驚的說道:「拜托,去那邊跳舞哪有人帶媽媽去的,何況我還是一個男的,會被笑死。」

媽媽想了一下又說:「那有什麽關系,我也一天到晚在外面跳韻律舞。」

我說道:「這兩種不一樣啦,笑死別人啦。」

媽媽還是說要去,我說:「那萬一有人問起來,我無法回答你是誰呀。」

媽說:「你不會說我是你的朋友嗎?」

我說:「哪有年紀這麽大的朋友?」

媽說:「不管啦,反正今天一定要跟我去就對了。」

我偷偷邪笑,說了:「好吧,就說是我公司同事好了。」

媽問道:「這樣好嗎?」

我說:「沒問題,但是在舞廳時絕不可說是我媽就對了。」

媽說好吧。于是我就去換了衣服帶著媽媽出門了。一樓的電梯門開了,我走在前面跟管理員打招呼,今天白班的管理員姓宋,65歲左右,我們都稱他宋伯伯,寫一手好毛筆字,他看到我回來很高興,互相打了招呼後,媽媽站在我旁邊跟他打招呼,隻見宋伯伯本來笑咪咪的臉僵硬了,嘴巴雖然跟我媽打招呼,但是眼睛卻盯著媽的胸部看。

我馬上跟宋伯伯說我跟我媽要去買東西,等一會就回來,回來再跟他聊,宋伯伯連稱好好,並說有封挂號信回來再拿,我一聽有挂號信,就說要先看看,並說萬一是重要的信件就得先看,宋伯伯拿出來一看,原來是媽媽的保費通知單,我請宋伯伯拿簽收簿出來,讓我媽先領信。隻見媽媽一手拿著信,一手拿著筆就俯身要在本子上簽名,站在媽面前的宋伯伯看著低胸領口內的一對大奶子整個人呆住了,也不知是否故意的,這件挂號信還未登記,媽媽找了半天找不到簽名的地方,于是宋伯伯親切的彎著腰幫媽媽填寫字,由于年紀大速度慢,媽媽幹脆拿著本子自己登記,在寫字的期間,我跟宋伯伯兩個人嘴巴雖在寒暄,但是我們兩人的眼睛卻都直盯著我媽領口內那對毫無遮掩的大乳房猛看。簽好後,我就與我媽離開大樓了,從大門的玻璃反射看到宋伯伯一直看媽的背影,我知道他一定是看得那隻老肉棒脹起來了。

我們坐了出租車到了西門町的紅人pub,這是一家搖頭pub,媽第一次到這種地方,我則是老鳥,經過了幾道小關卡,我一些當兵前認識的朋友都還在店裏面,我很高興的與他們打招呼,並介紹媽媽給他們認識,我跟他們說媽媽是我公司的同事,想來體驗年輕人的生活,在媽媽跟他們握手時,我看見每個人的眼光都想從媽的批肩裏面看進去,我得意的笑了笑,帶著媽坐在一個矮沙發上。震耳欲隆的音樂讓每個人都亢奮起來,這時服務生上來點飲料,我問媽想喝什麽,媽說喝果汁,我也一樣點了一杯,然後兩個人看著舞池一堆人瘋狂的甩頭跳舞,媽問我說:「爲什麽他們跳得這麽起勁?」

我說:「那是他們有些人有喀搖頭藥。」

媽說:「什麽叫搖頭藥?」

我說那是一種令人興奮可以一直跳舞亢奮的藥,並說不常吃不會傷害身體,媽「嗯」

了一聲,身體開始隨著音樂坐在沙發上扭擺,我慫恿媽上去跳,媽說她沒穿韻律服不能跳,我聽了哈哈大笑說:「你要體驗年輕人生活,現在就是機會,你換了韻律舞來,全場會被你嚇跑。」

媽也被我逗得開心的笑了,于是她說:「好吧,那我們一起去跳。」

我就拉著媽進去舞池跳舞。剛開始我們站在一個角落旁對跳,幾分鍾以後我與媽完全融入令人振奮的音樂聲中,我向媽比了個手勢,叫她批肩拿下來,不然她的手都無法盡情揮舞,媽也點頭同意並將批肩解下,我順手就接了過去,並綁在我的手臂上。這時,隨著昏暗燈光與探照燈照到媽身上交錯的間隙,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媽的兩顆黑奶頭在透明的洋裝前上下晃動,漸漸的,附近一些年輕人的眼光都飄了過來,連服務生與吧台的小鬼也都目光集中在媽的胸部,隻見媽越跳越爽,整個人把韻律舞操的動作都拿出來融入了跳舞中。跳了約十分鍾,我假裝要去喝飲料,跳到媽旁邊跟她說:「我要去坐著休息,你繼續跳。」

媽點點頭說好,于是我就先回到坐位上,隻見沒多久,有幾個小鬼慢慢的跳到媽的身旁,學著媽的動作,然後表演自己的動作,媽也跟著學回去,就這樣越跳越起勁。我坐在位子上看著,知道這些小鬼看到媽的奶頭後受不了,想上她,他們心想,一個年紀40幾歲的女人敢穿透明的洋裝來這邊,一定是騷貨一隻。于是開始有人起哄,叫媽搖下去搖下去,隻見媽使出渾身解數跟著他們搖,有個一年輕女孩跳到媽旁邊,她抖著胸部彎著腰擡著頭看著媽搖,媽也不甘示弱的跟著她的動作,此時dj已經很技巧的將燈光往媽那個區域集中,並把亮度調高,大家的目光全部看著媽的胸部,當她彎身扭腰時,口哨聲與加油聲立即不斷,我看著媽的兩顆奶子晃得很厲害,整件洋裝在她彎身時可以看到肚臍去,媽聽到大家的口哨也很興奮,跳得很高興。此時,吧台小董來到我的坐位,我跟他打了招呼,小董問說:「那個是你帶來的馬子嗎?」

我搖搖頭說:「拜托,那個年紀哪可能是我馬子?」

小董眼光一亮:「是你朋友?」

我說:「是同事,得知我今天要來,吵著要跟來。」

小董說:「那等一下你們會一起走嗎?」

我跟小董說:「她既然是我同事,我當然會跟她一起走,但在這邊各玩各的,我不管。」

小董說:「喔,太好了,那邊有幾個小鬼想上她,他們都是中辍生,我不想惹麻煩,所以先跟你打個招呼。」

我點點頭說:「可以,但隻能在裏面,不可以帶走。」

小董點頭說:「沒問題。」

我說:「你下藥別太重,下午我還要跟她出去。」

小董點頭高興的走了,我見到吧台有幾個小鬼與小董在交頭接耳的談話,目光望著我,我點點頭並比了ok的手勢,其中一個小鬼向我舉手敬禮,我笑了笑,然後大家繼續看著舞池中跳得香汗淋漓的媽媽,這時一票人把她圍在中間,媽媽跳得不亦樂乎,我看到也些手不規矩的趁亂碰她的臀部吃她豆腐,媽也毫無感覺,接著音樂聲嘎然一止,抒情曲上場,我知道這是吧台通知dj的結果。媽很高興的走回到坐位上,我端起了果汁給她,她兩口就喝完了,這時我叫服務生過來,問媽說:「再喝一杯果汁好不好?」

媽說好,于是服務生就幫媽再去點了一杯果汁。我瞄見小董把一杯早已調好的果針拿給了服務生,服務生很快的端了過來,媽拿起了果汁就喝,在果汁「咕噜咕噜」

入喉時,我看著媽的胸前洋裝因汗而濕透,兩個奶頭粘在透明薄紗上,真是誘人。我問媽:「你要不要去洗手間擦擦汗?」

媽點點頭說好,她說衣服還好,襯裏粘得她很難受,我說:「那你把襯裏拿掉呀。」

媽說:「那怎麽行,會穿幫。」

我說:「不會啦,燈光又不亮,而且我們等會要走的時候再穿就好了,不是嗎?」

媽看了看燈光,這時已經是昏暗的柔情燈光了,于是她點點頭說好,就伸手把用暗扣扣住的襯裏拔下來交給我,我把它與批肩一起折疊起來放在桌旁,媽問說:「洗手間在哪?」

我說:「在出舞池門後右轉大概20公尺就到了。」

媽就站了起來往洗手間走去,經過吧台後,我看見5、6個小鬼也跟著站起來從後跟上去,我也起身往洗手間方向走去,經過吧台時小董也陪同我一起走出去。出了舞池的門後,往洗手間的走廊,我看見媽媽手扶著頭,一手按著牆壁,走路昏昏沈沈,我知道藥效開始發作了,在明亮的燈光照射下,汗水濕透的透明洋裝內漂亮的胴體一覽無遺,可以看見一個全裸未著內衣褲的中年美婦背對著我們,小董搖了搖頭笑了笑,伸手跟我比了個一級棒的手勢。看著渾圓的屁股,細美的腰身,媽漸漸的蹲了下去,這時帶頭的小鬼上前扶著媽媽問說:「小姐,你怎麽了?」

我聽到媽含糊的說道:「我頭好昏。」

這時小董上前去把媽媽扶起,用手指著旁邊一個寫上辦公室字樣的房間,其中一個小鬼就把門打開了,小董把媽媽扶進去房間,那房間隻有一張大沙發和一個桌子,媽媽半坐半躺在沙發上,小董把媽的洋裝脫了下來,隻見媽媽雙眼緊閉的已經沈睡在沙發上,兩顆又大又美麗的乳房與奶頭橫躺胸前,讓在場年紀都可當她兒子的小鬼們興奮異常,腰身之下的濃密陰毛讓大家流口水,厚實修長的美腿秀色可餐。小董走了出來,小鬼們魚貫進入後,房間門「啪」

的一聲鎖住了,我和小董則回到吧台去繼續聊天,我心中有一種報仇的快感。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舞池旁的門打開了,那幾個小鬼帶著滿足的笑容進來,直接來到吧台,帶頭的告訴我說:「大哥,謝謝您的成全,我們已經都玩過了,太棒了,我們沒玩過年紀這麽大的,但是身材實在沒話說。」

我說:「你們有把她弄得很髒亂嗎?」

幾個人哈哈大笑,說:「沒有,我們通通射進去,我們知道她還要跟大哥出去,不敢弄亂她的頭發,但是有兩個射她嘴巴,有一個變態的射她屁眼,但完事後我們把她的兩腿舉起幾分鍾,好讓精液流進去,順便研究她的美穴,應該不會髒啦。」

我「嗯」

的一聲,說:「這樣做很好,以後我再帶她過來讓你們爽,現在我要帶她走了。」

隻見小董跳出站我旁邊說:「大哥,我……」

我笑了一聲說:「怎能讓你落單,跟我來吧。」

于是我就跟小董回到那間辦公室…我跟小董來到了那間辦公室前,門沒鎖,我把門打開,看見媽媽兩腳大開的分別跨在沙發椅背與地上,整堆陰毛濕粘粘的,兩片陰唇往外張開,肉穴通紅,一看就知道被強力的插過,媽媽的嘴旁流出了一絲白液,頭發有點散亂,兩顆大奶子上有些髒髒的手印與被用力親吻的瘀青,奶頭烏黑挺立,小董把媽媽翻過來檢查她的屁眼,旁邊的皮膚也些紅腫,散著一些穢物痕迹。小董歎了氣說:「真不會愛惜女人,那些小鬼硬插硬幹的把她弄成這樣。」

我說:「沒有關系,她耐得住。」

小董看著我哈哈一笑說:「你上過她哦。」

我說:「我沒有而且不會去上她,你要上就快吧!」

小董一聽馬上說沒問題,說完把褲子一脫,乖乖,裝珠子的,我看著小董的陽具說:「你裝了幾顆?」

小董說兩顆,我看著裝了珠的陽具少說有4,5寸寬,于是說道:「喂,你不可插她的屁眼,不然會很慘。」

小董說:「大哥你放心,我自有分寸。」

于是我就點點頭回去吧台喝果汁等他了。我喝著果汁等了大約20分鍾後,小董回來了,一副神清氣爽樣,我問他玩得如何,他說:「真是爽,玩年紀大我一倍的女人真的是不錯,她被我幹得很爽,不過在我射進去時她好象快醒了,我趕緊拿衛生紙幫她擦幹淨,然後把洋裝給套了回去,你現在過去她應該已經醒了,我下的藥不是很重,她應該可以走路。」

我回答謝謝後,就向辦公室走了過去。我走到辦公室與廁所中間的走道上,口喊著:「吳秋蘭,你怎麽上廁所那麽久,好了沒有?」

秋蘭是我媽媽的名字,我無法在這邊喊她媽媽,因此故意大聲的這樣喊,隻聽見辦公室的門開了,媽媽探頭出來說:「阿豪,我在這。」

我假裝大吃一驚說:「你怎麽不在廁所?」

媽說:「你先進來再說。」

于是我就進去辦公室,媽把門一鎖,坐在她剛剛被輪著上過的沙發椅上說:「奇怪,我怎麽睡在這裏?」

我說:「對呀,你上個廁所上了一個多小時,我一直在等你,沒想道你竟然在這邊睡覺。」

媽搖搖頭說:「我記得在走廊走到一半我頭好暈,然後一個年輕人好心的把我扶進來房間,我正要告訴他請他去找你時,就睡著了。」

我說:「哦,原來如此。」

媽繼續說道:「我朦胧中記得我旁邊好多人,有人進進出出的。」

我說:「不會吧,這是舞廳的辦公室,平常都不會有人的。」

媽說:「反正我覺得怪怪的。」

我故意問說:「哪裏怪怪的?」

媽搖了搖頭說:「沒事,我還是先去廁所好了。」

于是就站了起來,但是走不到兩步,媽便突然停止,回頭看著我說:「媽的腿好痛,屁股也痛,奇怪了,大概睡得沈,血路不通,走不太動。」

我馬上扶著媽說:「來,我扶你去廁所好了。」

隻見媽兩腿開開的走路,一拐一拐的,內行的人一看就知道剛被玩過,而且被玩得很猛,這時媽也顧不得別人的眼光,隻求趕快去廁所,我故意扶她走得很慢,然後故意大聲說:「秋蘭,走慢點。」

引起了好幾位進出廁所的男生注意,果然每個人都目不轉睛的看著媽的身體,這件透明洋裝在明亮的走廊上根本起不了作用,等媽進了廁所後,我高興的點了支煙在外面等她。約莫過了十分鍾,媽出來了,雖然還是有點拐,但是已經比剛才好多了,我輕扶著她走回舞池旁,大概她被大鍋炒的消息傳開了,常在這邊混的人都帶著淫笑看著她,小董請服務生送上一杯木瓜牛奶,說是免費招待,幾個小鬼也借了照相機過來要跟媽拍照,說媽媽長得漂亮又會跳舞,一定要跟她照一張,媽媽很高興的答應,跟我說這邊的小男生真可愛,我內心快笑死了:他們在跟你拍照留念,又一個fm2的犧牲者,這是在誇耀戰果,你還當自己變成了明星。

大夥起哄拉著媽去辦公室照相,因爲隻有那邊比較象樣而且燈光明亮,媽被拉著站起來時一直跟我暗示的她的襯裏與批肩,我故意跟其中一個小鬼聊天當做沒聽見,一下子媽就被拉走了,我看著已經被踢地上的批肩與襯裏,就把它們拿起來塞到我沙發椅的椅背縫內,並用指頭把它們通通按到最底,兩件衣物就從地球消失了。隨後我也趕過去辦公室,隻見小鬼們一個一個與媽合照,每個人都摟著媽的腰,其實就是把媽的洋裝往後拉緊貼身,隻見媽的兩顆奶頭在與洋裝不斷磨擦後已經昂然挺立,陰毛部位因爲還有點濕濕的所以非常清楚,雖然媽很不好意思,但看在大家都很熱情的份上,她也跟每個人都拍了照。通通拍完後,我拉著媽跟大家說:「再會,下次再來。」

小鬼們個個拍手要媽親口答應再來,媽也高興的點了頭,這時我跟媽說:「你的批肩與襯裏不見了,我找了很久,剛剛服務生來說他們以爲是不要的垃圾丟掉了。」

我並故意責怪的說:「誰叫你去了一個多小時廁所才回來,我去找你時服務生以爲我們已經買單走人才會這樣。」

媽也認錯的點點頭說:「好吧,那就算了吧。」

于是我們就離開了紅人pub。媽問我說:「要去哪裏?」

我告訴媽說:「我跳了那麽久的舞,想去泡個溫泉。」

媽說:「好呀,去哪裏泡,我好久沒泡過溫泉了。」

我說:「當然去北投。」

媽說:「好,聽說那邊有好多不錯的溫泉屋。」

于是我們就攔了輛出租車過去北投,出租車運將在停車載我們時就瞄見了媽的那副迷人身材,加上毫無遮避的透明洋裝,司機色眯眯的一直從照後鏡看著媽的胸部,我不以爲意,順便問了運將,北投哪一間溫泉旅館價格實在設備不錯,運將賊頭賊腦的想了一下說:「有一家叫春之風溫泉賓館不錯。」

我說:「哪裏不錯?」

運將說休息一次隻要800元,附私人溫泉浴池,設備又新又好,我看著媽,媽點點頭說好,于是我就叫運將載我們去春之風。車子到了春之風,我一看外表就知道是典型的炮館,但還是走了進去,櫃台小姐見到媽媽的穿著,以爲是新來的陪洗女郎,直問她是哪一線的,媽摸不著頭緒,看著我,我告訴櫃台說:「她是我同事,不是雞。」

櫃台與媽媽均恍然大悟的笑了笑,櫃台問說要哪一種房間,我說最有情調的那種,于是我就拿了一間巴黎風味的溫泉套房,媽進了房間一看說道:「哇,裝潢真的很華麗。」

隻見一個圓形的水晶床,落地透明的溫泉池,四面八方都是鏡子,天花闆則是巴洛克藝術造形,正中央一位裸體女神帶著幾個小天使在天堂的畫面,我把門關起來反鎖後,進去溫泉浴室看了看浴池的樣子,隻見池子是一個小樓梯連接的約兩人份的石頭池,溫泉水從旁邊的管子源源而出,滿溢後再順著池邊的引水孔排出,整個房間沒有死角,連池旁不遠的馬桶都在透明防霧玻璃下無所遁行。我問媽說:「媽,你要現在洗還是等一下洗?」

媽說:「隻有一間浴室嗎?」

我說:「對呀,這樣比較幹淨,不然公共池的水太髒了。」

媽聽了點點頭,我說:「媽,那我先洗啰。」

媽很尴尬的說:「啊,那媽要去哪裏?」

我哈哈一笑說:「媽,我們在軍中都是幾百的人一起洗,有時在山溪中就洗,我都不怕了,你這個當媽媽的怕什麽?」

媽說:「話不是這樣講,我是你媽啊!」

我內心想:你這女人今天被幾個人騎了都不知道,還跟我說大道理,我假裝生氣的說:「那你出去等呀,你現在穿這件衣服跟裸體沒兩樣,你要站在外面被過往男人看光光還是在房間隨便你。」

媽急忙說:「我哪有要出去,我在房間裏就是了。」

我微笑的說道:「媽,從小五到現在已經快8年沒跟你一起洗澡了,一起來吧。」

媽的臉都紅了,一直傻笑答不出話來,于是我就把上衣與褲子脫了,媽急忙把頭轉到旁邊,我心裏笑了一下,整個房間都是鏡子,根本躲不了,但還是給媽一個台階下,我說:「媽,我先下去,你等一下再來。」

媽點點頭,于是我就把內褲脫下,我的肉棒半挺著出現在媽的背後,我從鏡子看見媽的眼光在偷瞄,我故意用手拉了一下我的肉棒,隻見他已經比剛剛更長了幾公分,我挺著肉棒往浴池走去,看見媽的頭轉了過來,我走到池邊,用小杓子舀水往身上澆,以免太燙,身體適應後就下了池了,我大呼了一口氣,喊道:「好爽喔,媽,趕快過來。」

隻見媽徐徐站起,走近浴池旁,以命令的口吻道:「阿豪,把頭轉開。」

我暗笑了一聲:「是。」

就把頭轉向後,結果一樣透過鏡子看得一清二楚,媽媽把洋裝脫下,拿了條小浴巾遮住下部,一隻手橫著擋胸,走到我旁邊坐了下來,她也呼了一聲,說道:「這水溫度很不錯,全身都很舒服。」

我則故意說道:「報告媽媽,我可以轉過來了嗎?」

媽小聲說可以,我一轉過來,就站起來去拿另一個杓子給媽,絲毫不給她轉頭的機會,隻見媽目瞪口呆的望著我的肉棒,說:「拜托,你好惡心。」

我說:「會嗎?」

接著轉身正對著媽,媽的頭剛好在我肉棒前,媽急忙說道:「不要這樣子,你真是壞小孩。」

我哈哈大笑故意的握著肉棒說:「媽,我的大還是爸的大?」

媽媽羞得滿臉通紅說:「我不知道。」

我雙手就把媽的頭轉過來正視我的大棒子說:「你看清楚點嘛!」

媽這時喘氣連連,說不出話,看了一陣子,媽伸手握住了我的肉棒,說:「長度你比較長,寬度大概一樣。」

我故意生氣的說:「什麽叫做寬度大概一樣,你是摸過太多人的陽具記不起來了嗎?」

媽連忙說:「哪有,我隻見過你的跟你爸的。」

我笑說:「那就好,你大概是太久沒看過爸的忘記了吧?」

媽忙說:「對呀,媽才不會沒事去看你爸的那根。」

我說:「好吧,算你答對,你可以放手了。」

媽立即放了手,頭低低的不敢正視我,原來剛剛媽的手不但握著我的肉棒,還輕輕的抽弄,我的肉棒突然間精神百倍的脹大,昂然挺立,我跟媽說:「媽,頭擡起來,我有話問你。」

媽的頭幽幽的擡起看著我,我說道:「媽,你背叛了爸爸多久?」

媽顫抖的說:「沒有……」

我厲聲說道:「你胡說,你的裸照本與電動陽具是誰給你的?」

媽全身顫抖的說:「我……不……知……道……」

我一把抓著她的頭發把她從池中拉起,溫泉水順著雙乳成一條水線的滴下,我兩手握著媽的雙峰,媽動了一下,但隨即不動,我叫:「媽,握住我的。」

媽很聽話的握住了我的肉棒,我說:「現在,你不用擔心了,我也背叛了爸爸,你老老實實的跟我說你所有的背叛經過。」

媽點點頭,我慢慢的輕揉著媽的雙乳,真是大,真是軟,媽全身抽了一下,「嗯」

了一聲,媽的雙手開始輕輕把玩我的肉棒,然後一行眼淚流了下來。媽慢慢說道:「都是因爲我穿衣服不小心,春光外洩,才被人盯上。」

我問道:「誰?」

媽說:「是巷口賣豬肉的老闆。」

她說:「我常去跟他買豬肉,因爲在巷口,所以早上起床後,常沒戴奶罩就套了件t恤過去,有一次因爲要挑幾塊上肉,老闆站在椅子上拿肉,我則彎著腰挑肉,我猜應該那時老闆看到了我的乳房,老闆說切好幫我送到家,我就先付錢回家,並交代管理員說肉店老闆會送肉過來,後來老闆送肉來,看見我一個人在家,就動手把我強奸了,我哭著問他,爲什麽要這樣對我,老闆說我自己故意露給他看見雙乳,他以爲我有意思,結果不是,還說我活該。」

說完,媽就哭得淚流滿面,我拍拍她的背並揉著她的雙乳,也感覺她的雙手也稍用了些力揉我的肉棒,我問道:「然後呢?」

她說:「我也不敢講,還是照常去買肉,肉店老闆偶爾不收我的錢,但會要求我時間,並說如果不從他就公開這事,我隻好每周一兩次的與他約會。不久,跟肉店老闆交情不錯的管理員小魏也知道這事,有一天他也借口拿挂號信上來,那天我剛好跟肉店老闆約過會,他很有力量,我被他弄得全身無力,加上又早晨又跳了韻律舞,肉店老闆出門並沒把門關好,小魏上來看到我全裸的在客廳睡覺,就把我給強奸了,嗚……嗚……」

我把媽媽抱緊了一點,媽繼續說:「後來我就每周都要陪他們,但是,小魏口風不緊,漸漸的整棟大樓的管理員都知道了,比較敢的直接上樓來找我,膽小的就透過小魏他們約我下去他們的休息室,幾乎每天都要應付他們,有時候值大夜班的會在傍晚通知我,晚上兩點到五點要下去陪他們睡,或陪他們喝酒,他們叫我脫光衣服拿椅墊跪在地上幫他們倒酒,想玩我就把我拉到旁邊的床上,玩好了就叫我繼續陪酒,或拍裸照給他們看,他們每次都在淩晨四五點放我回家,並規定我白天不可以戴乳罩,要穿透明一點衣服給他們看,否則就會把我的裸照寄給你爸爸。」

我摟著媽媽說道:「後來呢?」

這時我感覺肉棒被媽媽越來越用力的用手抽送著,媽好象越氣越用力,媽說:「幾個管理員的小孩也知道這事,他們不敢在他們爸爸面前找我,都是打電話給我,叫我去陪他們玩。」

我問道:「他們都幾歲?」

媽說:「都是二十來歲的高材生或跟你一樣年紀的男生,有時候陪他們去聚會,都叫我脫光衣服跳舞給他們看,然後一個一個欺負我。」

我問說:「有多少人?」

媽說:「不記得了,不過現在我也養成了不穿內衣褲的習慣,我受不了我的內衣被沾上他們的體液,他們要辦事,我把外衣一脫就好了,我也想盡辦法讓他們舒服,那就是盡快讓他們射精,他們隻要多射幾次,壞念頭就會少一點。」

我與媽都一起沈默了,隻聽見我的肉棒在媽媽有技巧的揉送下「滋滋」

聲不斷,媽也開始呻吟起來,兩顆乳頭已經堅硬如鋼,我情不自禁的彎腰吸著媽的左乳。媽說道:「電動陽具是那些小孩子給我的,喝酒助興時,他們叫我表演給他們看,裸照則是管理員宋伯伯給的,我幫他口交過一次後,他很老實的就把相片本還給我,並說他們每個人都有一本,還常常有人來借閱。」

媽說到這裏時眼淚已停止了,改爲輕微的喘息聲,我已經在她的雙乳來回的吸了好幾次。媽說道:「還有你的兩個班長,昨天晚上我也跟他們一起玩了很多次,他們拿出相本與電動陽具出來,應該是管理員給他們的,反正隨時都有人用這種東西來威脅我,我已經不在意了,要來就來,隻要你跟你爸爸不知道就好了。」

我自形慚愧的低頭不語,媽媽加緊抽送我的肉棒,我身體不自禁的顫抖了一下,真是太舒服了。媽說:「今天在pub媽媽相信自己昏睡時被好幾個人輪著上,因爲不想讓你擔心,所以我都沒說出來。」

我點點頭。「現在媽媽已經跟妓女一樣沒有差別了,你恨不恨媽媽?」

我說:「我不恨,我本來恨。」

媽媽繼續揉著我的肉棒說:「你如果恨,媽媽可以用肉體補償你。」

我說:「不用了。」

媽說:「你不屑我。」

我說:「不是,你要跟誰我都沒意見,但是我是你兒子,我不會做這種事的。」

媽聽了微笑的點了頭,蹲了下去,把我的肉棒一口含進去,溫暖的口水立即讓我的肉棒麻酥翻了,媽媽的頭輕微的抽送著,我閉著眼睛享受。我告訴媽媽:「說出來就好了,以後我會幫你保守秘密,替你隱瞞,不會讓他們太超過。」

媽的兩手輕揉著我的丸子,眼睛看著我表示同意,就在同時,我的精液如狂泉般的噴了出去,隻見媽媽滿足的不斷往喉嚨吞進去,射了幾注後,媽媽把我的肉棒捧著,不住的舔,我感覺到當兵以來前所未有的溫馨,兩手按著媽的雙肩,把她慢慢扶以,親吻她,媽的舌頭熟練的在我的嘴中探觸,直到我們的嘴巴緊緊的吸住了她的舌頭,她的渾厚雙乳貼著我的胸膛,我的肉棒與她的陰毛快速磨擦,她的雙臀被我兩隻手緊緊扒著,就這樣到了電話鈴響,原來是休息時間已到。我與媽媽互相幫對方擦澡,然後一起手牽手的走出賓館,媽毫不在意她那件透明洋裝,我也不在意了,上了出租車,運將問道要去哪,我說光複北路,並跟著說有兩個班長在等我們,運將丈二金剛的問說:「先生,什麽兩個班長?」

我與媽對看了一眼,相視而笑。「沒什麽。」

我說。然後我把媽整個人摟在懷中,司機傻笑著。